第十章 大结局

小说:古城探宝作者:南河散人更新时间:2018-12-11 00:34字数:240635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可棺椁打开的速度很快,情急之下站的最近的一个战士把手里的枪丢了过去,枪托刚好卡住棺椁。 而这时程东已被拽了进去,一只手捂着他的嘴,另外有两个人按着他的身体,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道:“别出声,外面有尸瞳。”

棺椁下面很黑,什么也看不清楚,但程东一下便听出是大胡子的声音,苦在嘴被人捂着,便安静下来不在动弹。

从里面往外看,刚才枪托卡住的缝隙里,一双双眼睛换着往里面看,只要有手电光进来,立马会有一人不知用什么东西遮住光线,使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战士们都议论纷纷,姜三眼也爬在缝隙处喊着程东的名字。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惨叫,接着枪声乱七八糟的响起,程东动了一动,立刻被人按住,外面的人一定是被尸瞳袭击了,也不知道子弹能不能制服尸瞳。

外面枪声一片,似乎战斗很激烈,慢慢的随着时间推移,枪声越来越稀少,到最后竟寂静的让人窒息。

按住程东的力跟着也慢慢消失,棺椁忽然被打开,光线照了进来,程东顾不上去看拽他进来的都是什么人,爬出去一瞧,地上尸体满地,整个大殿里血流成河,跟着进来的战士全都躺在地上,姜三眼也在其中,程东跳下石基跑过去,姜三眼瞪着眼睛看着大殿外面,胸口被划出长长的一道口子,浑身是血,程东不忍去看,转过头看到大胡子、酒坛子、刀疤和四个不认识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尸瞳不可能一会功夫杀死这么多人。”程东抓着大胡子的衣领摇晃着,声音也变的哽咽,活生生的人转眼全都没了。

刀疤和另外一个人想拽开程东的手,可程东这会也不知从那来的力气,两人竟没拽开,酒坛子忽然给了程东两个耳光,程东清醒过来,脸上挂着眼泪愣愣的看着酒坛子。

在场的人谁也没有说话,刀疤拉走酒坛子,和另外四个人在地上捡武器,大胡子搂住程东说道:“从开始进到这里,我们注定谁也不活着回去。”

这时刀疤喊道:“怎么少一个人。”

在场的所有人突然紧张起来,连大胡子也捡起地上的一把枪,紧张的把程东拉到棺椁跟前,程东扫了一眼大殿里的尸体说道:“少了姜三眼的师叔。”

刀疤和酒坛子对望一眼,冲过去把殿门关上,开始在大殿里搜索起来,这时大殿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恐怖的惨叫声,大殿也跟着一阵晃动,随之又安静了下来。

刀疤、酒坛子和另外四个人紧张的躲在门后面,时间慢慢过去,并没有什么东西闯进来,良久,刀疤缓缓的把门打开,往外面瞧,然后回过头招招手,拉开了大门。

程东这会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被大胡子拽着出了大殿,不远的石条路上留着带血的脚印,一直朝河边延伸过去,最后在岸边消失。

大胡子这才放开程东,谁也没有理会他,在旁边摆弄着枪支。程东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围的人停住动作,眼睛都看着刀疤和大胡子,俩人对视了一会点点头,大胡子这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可以说是你把我们引到这里的。”

“我?”程东惊讶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只记得我们在将军潭,然后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在病床上,你躺在旁边,另一边躺的是蔫三,第二天早上我发现你们都没见了,刀疤和酒坛子可以作证,你们就在病房里,我还偷听你们在外面说话。”程东解释着,怎么可能是自己引他们到这里。

“问题就出在你失忆了,将军潭或许是你最后的记忆,可你知道我们从将军潭进到吴王城了么,里面发生的事太诡异,也太突然了,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大胡子看了一眼酒坛子欲言又止。

程东瞧在眼中,从他在病房醒来开始,酒坛子就被给过他好眼色,轻则冷嘲热讽,重则就是一巴掌,程东怎么也想不通,这会正巧都在,一定要问个清楚。便直接走到酒坛子面前问道:“我倒地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恨我?”

酒坛子没想到程东这样问,左右看了几眼刀疤和大胡子,牙齿一咬说道:“好,那我就把什么都告诉你。”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羊皮和一把乌金匕首展开,程东一眼便看出就是那张羊皮地图,匕首却是眼镜的。只听酒坛子说道:“进到将军潭的事只是过程,我便从在吴王城的虚境里说起,那个和尚其实就是铁蛟龙在虚境中的化身,至于是谁把封印解开的,现在还是个谜,眼镜曾说他并没有动过封印,他进入虚境时封印已经被解开,当时他拼着性命想战胜铁蛟龙,可他却没那个本事,虽然手里有乌金匕首,却根本起不来作用,本来我们以为必死无疑,这时你忽然夺去了眼镜手里的匕首,并把他推进了封印里,知道大胡子为什么也受伤了么,也是你,就是这把匕首,你无情的插进了大胡子的身体里,要不是大胡子没命的抱住你的腿,只怕我们早在黄泉路上了,就因为你不是程东。”酒坛子还没说完,程东疯了似的喊着:“这不是真的,你骗人。”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说道:“是真的。”

“兰花?”程东转身看见河对面的女人,不是兰花还会是谁,他记的很清楚,老刘头的女儿,后面还站着一个女子,程东不认识,但大胡子和酒坛子却很熟悉,“兰花、金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大胡子也很惊奇。

兰花站在河边并没有想过河的意思,后面的金卓一句话也不说,恭恭敬敬的站着,兰花说道:“你的确不是程东而是氐族大祭司鲌,一个长生不老的人,你每到一百年便会脱胎换骨回到婴儿状态,当年我正是从这里把你抱进宫的,几百年后再见,你已是另一番模样了,可是你眉心那团紫气却永远不会消失,当你睡着、当你生病时那团紫气总是会出现,我记得在你的右肋骨处还有一颗朱砂痣,不知你脱胎换骨时是不是消失了,不曾想我们还会再见面,一样的地方,只是我却没了那时的兴奋。”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身上有颗朱砂痣。”程东瞪大眼睛看着她,一直以来他都很想知道的自己的身世,现在却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怎么会是氐族大祭司,怎么会是长生不老的人。

“我就是安庆公主,我就是这座王陵的始修者,人算不如天算,世间的变数太多,谁也无法预料以后会怎么样,就算你能长生不老,可是有能怎么样,费了我几十年的心机,还不是被人轻易的破坏了,你们在路上没看见么,多美的风水格局呀,看看现在是什么样,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我愧对父皇,愧对朱家的子孙后代。”安庆公主说着说着便怒目圆睁的看着面前的河,深深的吸口气说道:“都怪我当年对那人太信任,才铸成如此大祸,今天我绝不会放过他。”说着往河里水银里撒了一把红色的东西,一条银白的水银河道瞬间染成了红色,水面也泛起了气泡,突然一道水柱喷了起来,紧跟着一个东西跳了出来。

龙头王八。程东、酒坛子、大胡子都张大了嘴,这只比在吴山洞穴里见到的还要大,惊的他们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这东西扑过来。

龙头王八落到地上直奔到安庆公主前面,四肢、头、尾巴缩进了王八壳里,接着一道黑气顺着河道蔓延开来,不多一会河面上现出一座石桥,河道中的水银全往石桥下面聚,程东仔细一看,不是水银聚到桥下,而是在桥下消失了,等整个河道裸露出来,这才发现石桥下面有一个方形的洞口,水银全灌了进去。

过了一会,从里面爬出来一个人,程东一眼便认出是姜三眼的师叔,身上粘着血迹,眼睛有些发红,老头一出来,就盯着安庆公主,嘴角露出微笑道:“公主别来无恙呀,好歹我们夫妻一场,你怎么老躲着我。”

“呸,欧阳伦算我当日瞎眼救了你,老天爷总有开眼的一天,一定叫你不得好死。”安庆公主骂道。

“几百年不见,你怎么跟村妇似的,有失皇家身份。”欧阳伦依然微笑着。

这种微笑大胡子、酒坛子、刀疤都见过,就连程东也感觉似曾熟悉,不由的把手里的枪举了起来。

欧阳伦转头瞅了眼酒坛子他们说道:“奇怪,你们一行人有十几个,怎么只剩你们几个。”边说边警惕的环视四周。

安庆公主站在岸边说道:“你的诡计得不成,今天我就送你上西天。”说着往龙头王八的壳子里放进了一个红色的药丸,龙头王八伸出四肢和头,左右摇晃着,似乎就等安庆公主一声令下。

“等等,杀我也不急在一时,我问你,为什么紫玉娃娃放在祭坛上却没反应?咒语我也是照你的手书所念,为什么没反应。”欧阳伦问道。

“因为你不是氐族人,只有用氐族人的血才能让咒语起作用,你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现在你也该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安庆公主一挥手,龙头王八突然跃起,朝欧阳伦冲去。

这时在岸边的金卓从桥上跑到对岸,焦急的对程东说道:“你快跟我下到地宫里面去,现在只有你能救这里所有的人,再晚等药力一过,龙头王八会杀了这里所有的人。”说着就拉起程东跳下岸。

欧阳伦眼见金卓引着众人跳下了地宫,可自己被龙头王八拖着,只能干着急。

有金卓引路,很快便来到地宫里的祭坛前,刚才灌入的水银围住了祭坛,大胡子刚要往下跳,金卓阻止他道:“你们不能下去,只有氐族人才能从水银里过去,让程东过去,我们先待在这里,如果欧阳伦和龙头王八进来,我们还能阻挡一会。”

“他们也是氐族人。”刀疤指着另外四个人说道。

可程东却一动不动,缓缓的问金卓:“至始至终我还是不明白,你能告诉我么。”

“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安庆公主也跟了过来。

程东这时却不知道要问什么,呆呆的站着,最后问道:“我到底是谁。”

“你是氐族大祭司鲌,从你发现刑天之眼开始,你便长生不老,每到一百年便脱胎换骨一次,从老人变成婴儿,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而刑天之眼是传说中刑天神的眼睛,他的头被黄帝砍落后,落到了仇池山,而你大祭司鲌,在丛林中发现了刑天神的眼睛,也发现了自己能长生不老。可是因为你的私心,你几乎杀光了所有氐族人,当你良心发现时,却为时已晚,所以你带着刑天之眼来到了这里,并把刑天之眼用你手里的匕首一砍四块,又在寂寞的日子里把这四块刑天之眼雕刻成了紫玉娃娃,转眼几百年过去,在宋朝年间,可惜你终耐不住寂寞,又回到了世间,成了吴玠,并用这里的独有的天星石造了吴王城,谁知道,刑天的首级化成了一条巨龙,这条巨龙可以用意念进入人的体内,当一个和尚进入你的视线时,你才发现他不是个人,并用氐族的咒语把它封印在吴王城,本来你可以在吴王城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可吴璘的孙子吴毅,无意间闯入了吴王城,接触得到了长生不老,这个意外让你不得不又回到这里,可吴毅并没有被你杀死,巨龙的意念进入了他的身体,可意念很弱,所以吴毅并不能长生不老,在临死的时候,他把巨龙封印的位置画在了羊皮地图上,这份地图就埋在程家的老宅子下面。到了洪武年,欧阳伦奉旨在通天坪为我父皇挖金矿已充国库,可没有想到欧阳伦却中饱私囊,被父皇发现斩立决,我念着往日和他的情分,求父皇留他全尸,并答应父皇帮他挖金矿,而父皇的条件却让我出家,永远守在通天坪,也是机缘巧合,我在山间游玩修行时发现了这里的风水,龙顶龙,也发现了躲在这里的你,而当时的你刚好一个轮回,我便把你抱了回去,并带你到了京都,刚巧太子的长子次子夭折,娘娘便悄悄的收养了你,同时我把天龙追日的风水说给了父皇,当时父皇非常高兴,派密使看过这里的风水后,派了五万士兵和十万犯人修皇陵,在修皇陵的时候我看到了你写下的生平记事,也知道了刑天之眼的用处,便有了私念,让我的驸马活过来,于是我偷偷的掉了劳力在铁山里面修了祭坛,让欧阳伦活了过来,谁想他野心极大,从心里恨着父皇,便趁我不在时候偷走了两个紫玉娃娃,等皇陵快要修好的时候,京都却发生了变故,先是父皇去世,接着太子的长子也离奇死亡,按照宗律,大明朝的皇位得由太子的次子继位,当时只有我和娘娘知道次子身上没有流朱家的血,可大臣们不听,并秘密把父皇的灵柩安葬在了这里,在这个祭坛下,并把太子的次子推上了龙座,想必你们都知道龙顶龙的风水,一切似乎都是天意,我大明朝注定要皇权万代,不想欧阳伦却破坏了这里的风水格局,想进入到这里,更想不到的是巨龙的意念也附在了他的体内,巨龙要不止是刑天之眼,也想要鲌的性命,所以它在等,它在世间找,这一找便又是几百年,终于还是被它找到了。”

程东听的目瞪口呆,太离奇了,这简直就是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事,怎么也不能相信,一动不动的站着。

“没时间了,就用他们四个人的血吧,公主你赶快去念咒语。”刀疤焦急的喊道。

地宫上面龙头王八的狂暴声越来越弱,欧阳伦体内附着铁蛟龙的意念,力量也变的让人恐惧。四人在祭坛上各站一个方位,从匕首在手臂上划出一道伤口,让血滴在紫玉娃娃上面,一时间祭坛上面狂风大作,安庆公主在祭坛外念动咒语。

就在这时欧阳伦站在龙头王八背上出现在地宫里,嘴角露出微笑,拍拍龙头王八的头说道:“看你的了。”跃身跳下,龙头王八四肢用力,带着笨重的身体直压到祭坛上空形成的漩涡里,忽然时间静止,所有的人一动不动的站着,就像一个雕塑,这里面只有欧阳伦微笑着,手指微微一动,接着全身动了起来。

他慢慢走到安庆公主身旁,有手指抚mo着她的脸庞,轻轻在她耳边私语道:“没有人能阻止我找回我的眼睛。”突然手指上伸出锋利的指甲,在安庆公主的脖子上一划,祭坛上静止的漩涡又飞速旋转起来,把龙头王八撕裂粉碎,在祭坛上炸裂,随之消散。

安庆公主也已倒在血泊中,这一变故让在场的人不知所措,欧阳伦走过水银,在紫玉娃娃前站着,面露微笑着说道:“我的眼睛终于找见了。”猛然转头看着程东。

就在这时,程东眉心紫气忽然浮现,目光游离在视线之外,脸容露出的笑容狰狞恐怖,所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铁蛟龙的意念正在进入程东的身体内。

傀儡欧阳伦倒在地上,而程东的眼睛发红,嘴角挂着微笑,一眼看过去让你毛骨悚然,铁蛟龙的计谋终于得逞,伸手去抓祭坛上的四个紫玉娃娃,忽然伸出的手臂一动不动,程东眉心的紫气形成一个云团飞速流动着,越来越来。

“啊。”躺在地上的欧阳伦又站了起来,只是嘴角没了微笑,不可思议的看着程东眉心紫气绕满全身,又在地上、空气中蔓延开来,越来越多,最后整个地宫里全被紫气覆盖,浓浓的紫气中传来一声声听不懂的人语,分辨不出声音的方向。

突然紫玉娃娃射出了四道金光,在空中聚成一点,又反射下来穿入祭坛中间的程东眉心处,两眼紧闭,而眉心金光穿入的地方,缓缓的张开一只眼睛,被这只眼看过的人,感觉体内干净一片,没有一丝悲伤。

欧阳伦大喝一声扑了上去,开了第三只眼的程东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慌不忙用双手在胸前舞蹈着,像是一种古老的祭祀方式,嘴里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在场的人都以为程东会躲过欧阳伦的一击,却没想到程东并没有动,锋利的指甲划过胸膛,喷出的血在空中绽开,当程东的血液落在紫玉娃娃上时,时间又一次静止,包括欧阳伦也站着不动。

程东露出一个微笑,眉心的眼睛缓缓的闭上了。

尾声:

紫气散去,地上躺着昏迷的人们,一个道士缓缓走过,脚在水银上面踏出一道波纹,道士的身后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伙子,道士示意他把祭坛上的紫玉娃娃收起来,然后用袖子卷起一个婴儿,爱惜的用手指在婴儿额头一点,眉心一道紫气浮现。

小伙子问道:“师傅,你打算怎么安置他。”

“从那里来便回那里去。”道士转身就走,又对身后的小伙子说道:“虚云,你的修行已满,等为师从仇池山回来,正式收你为徒。”

写在最后的话:

成绩太差,为了生计,不得不烂尾完本。

第一次写小说,漏洞很多,还请见谅!

就不啰嗦了,新书《人肥地美大唐梦》在存稿中,近期会上传,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请像支持《古城探宝》一样,请继续支持我的新书。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