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 心底的声音..

小说:腾龙过海作者:疯狂复活更新时间:2018-12-11 00:06字数:1637254

(请订阅!1o.31)

轩辕一个激灵!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醒了。/”依旧还是那个淡淡的,宛如空谷灵音的声音

此时已是寒冬,很快便是腊月三十,自从有了弈剑大师的一身艺业,轩辕已经很久没有感觉过寒冷。但就在这个时刻,他感觉到一股寒意,这股寒意深入骨髓,不止来自身上刚被淋下的冷水,还来自他面前的这个人。

严苗,依旧那么雍容华贵的站着,只是,在这个阴森恐怖的密室之中,显得格外不协调。

就在轩辕的左右两侧,被五花大绑在刑具上的,赫然是素文,琴弦,晴儿和陈曦。

看他们的样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而严苗的身后,站着的是小白,小丁,还有一个高个子大汉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为什么?!”满腔的疑惑和怒火几乎将轩辕的胸膛挤炸,他竭力想要大吼出声,出的却是极度微弱的声音。

“你不认识我了么?”答话的,却是那个手持皮鞭的高个子。

轩辕疑惑的看了他几眼,摇了摇头。

“我叫云刚。”

云刚?云刚?嗯?!

轩辕终于想起,此人,正是当年在上海自己拳杀福安时候,福安的那个随从!

“福安?”

“你终于想起来了!”这次答话的,却是小丁!轩辕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你?”

“我的真名,叫做福康!”小丁的脸色突然狰狞了起来:“福安,是我的父亲!”

“小月?”轩辕惊异的想起了他的姐姐。

“哼,要找个长得像你那婆娘的女人哪有这么容易!我只是将真正的小丁杀掉然后冒充罢了!”

额原来是这样事情的线索慢慢清晰了,难怪小丁那么巧,当时要自己证明身份,偏偏就是要杀佐藤兄弟,却正好中了别人的计,如今想来,不过是里应外合罢了。

轩辕苦笑了一声,却转头看向严苗,就算是这样,很明显,这都不过是严苗的棋子罢了,可是严苗,为什么要这样做?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严苗轻轻挥了挥手。

福康答应一声,云刚却恶狠狠的补了一句:“请太后娘娘问完了话,将此人留给在下!”

严苗皱了皱眉,突然抬了抬手。

“砰!”随着一声脆响!云刚哼也没哼一声,一头栽倒!

“蠢猪,这个人哪有你的份。”严苗淡淡道。

这一次轩辕看得清清楚楚!

严苗手上拿的是一柄枪!一柄手枪!

这?

“小的告退!”福康没有再多话,赶紧退了出去。

严苗看着轩辕惊诧无比的眼睛,微微一笑:“怎么?只允许你穿越带狙击,就不准我带把手枪?”

原来这也是跟着严苗一起穿越来的现在清楚了疯子和白长丰那样的高手是怎么消失的有了这柄枪,在子弹没有打光之前,严苗就是真正天下无敌的人。

“你是谁?”轩辕的眼睛一分一秒也没有离开严苗的眼睛!

“这还用说么?”严苗潇洒的吹了吹枪口冒出的青烟:“你给我起了个这么好听的名字影子影子你还是蛮有才的嘛。”

轩辕慢慢的摇了摇头:“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是的,严苗就是影子,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问题是她穿越以前是一个什么人,现在看来,严苗早前告诉自己的穿越故事,明显就是瞎编的。

严苗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狰狞?!

过了半晌,她才举起手中的那柄枪,一直伸到轩辕的眼前:“你不认得我,你可还认得这柄枪?”

这柄枪?

这柄枪,以轩辕对枪械的认识,自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是一柄瑞士sIgsauerp22o型手枪,能装11子弹

瑞士sIgsauerp22o型手枪能装11子弹!!!????!!!!!!!

轩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下一个判断,他的眼睛睁得几乎和牛的眼睛不!是大象的屁股那般巨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轩辕如中毒咒,反反复复的念叨着三个字,一边念一边摇头,用吃奶的力气晃动着自己的头,你可以想象,用那种力气摇晃拨浪鼓,拨浪鼓一定早已经断掉了!

严苗却笑了,她以一副同情和怜悯的眼神看着轩辕:“是的,你现在可以想象,当我听到你就是轩辕腾龙的时候,我当时的心情。”

如果可怕也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正在以每秒十万公里的度猛烈的撞击轩辕的大脑!

这种狰狞而强悍的力量几乎使得他在一时间整个崩溃掉!

严苗

就是酒泉一郎!

严苗是酒泉一郎!!!!!

这个结果,远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这种结果!这种结果

物到了至极的地步必然会反过来的(简称物极必反)

当一个人陷入极度的震惊时,他反而会益的冷静下来,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这种震惊!

真相大白,严苗的所有行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沉默的轩辕,突然笑了,他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我知道你笑什么。”严苗似乎并不生气,还顺便撩了撩头,此刻依旧风姿卓越的动作,却显得那般扭捏难看:“不过,这么多年,我终于已经习惯了。”

一个老男人,穿越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这个结果,断然是谁也无法料到的,只能说,造化弄人,这种心理生理的极度反差,必将使得一个人益的变态!

“我我不是笑这个”轩辕笑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是在笑赋帝”

严苗脸色大变,一扬手,枪口已经指住了轩辕的额头,手指已经微微有些抖。

轩辕却似乎完全没有看见,继续说下去:“不知道你穿越之前好不好这个,变成女人被男人搞,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哈哈哈!”

严苗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黑一阵,枪口抵住轩辕的脑门,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却突然放下枪:“我知道,你现在唯一剩下的本事,就是只求死!我才不会这么容易上你的当!还有”严苗突然间微微一笑:“听说你已经按照我的要求屠杀了数万平民,哈哈哈哈!你哪里知道,那是我让塚原上足偷偷从大东亚省运过去的!那全部都是华夏人!怎么样?亲自下令屠杀自己的同胞,感觉如何?!”

轩辕狂吞了一口唾沫!

娘希匹!难怪!当时塚原上足从扶桑派了那么多空船,自己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原来酒泉一郎早就设计下这个圈套,在这等着自己钻!自己当时要是真的上了套!简直就是百死难赎其罪!

幸好!

幸好当时自己是用那几万叛乱扶桑兵的尸体混了过去!那些抓来的人,全都让王迪偷偷放走了轩辕如果这时候有手,一定会狂拍胸口。事实证明,假如真的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自己将犯下多么可怕的罪行!

见轩辕默然不语,严苗冷冷的看了轩辕一眼:“我劝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我若是用毒药,你们都会察觉到,所以,我用的是麻药,要知道,我当年在日本参加的,可是731部队!造这种药,简直就是小儿科!”

轩辕的确是利用这个空档,在拼命的运行真气。但很快就颓然的放弃了,这种麻药端的十分厉害,整个身体毫无知觉,丹田在哪里都找不到,果然是毫无办法。

原来这王八蛋是从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出来的难怪她能做得出那些生化武器,娘希匹,当时自己怎么没想到!

“不过,我还真是奇怪。”轩辕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放弃抵抗,任由我消灭扶桑?这场游戏,身为一个日本人,你岂非已经失败了?”

严苗叹了口气:“不错我开始也的确是想要让扶桑来吞灭华夏,不过真的是要夸奖你两句,我在扶桑扶植的势力,从一言教开始,每一个势力都被你消灭的干干净净,连笨蛋天皇都被你哄的找不着北。所以,我不得不另想别的办法”

“呵呵。”轩辕厚着脸皮接受了赞美:“现在扶桑已经成了扶桑省,一个破省,还全驻扎着华夏兵,就算昭和治安是你的爪牙,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错!正是你想不到的办法!"严苗得意的笑了:"你可知,雷动是谁的孩子?”

轩辕愣了一愣:“我和小白?”顿了一顿,傻子都知道,严苗既然这样问,肯定事实并非如此:“难道不是?”

“他的确是你的孩子。”严苗说着说着笑了起来,似乎对她的这个办法十分得意:“不过不是你和小白!而是山本小犬和细川玉子的孩子!”

轩辕浑身一震!

我靠!!!

这一瞬间,他明白了严苗不!酒泉一郎的意思!

他是轩辕腾龙,的确没错!但他托身的,是一个正宗扶桑子弟的躯壳!而细川玉子,更是地地道道的扶桑人!

雷动

是一个不折不扣,纯正血统的!扶桑人!!!

而这样一个扶桑人!正堂而皇之的坐在华夏皇帝的宝座之上!

细川玉子临死之前,就是要告诉自己可惜

轩辕的冷汗终于流了下来!酒泉一郎的这个局,实在是太毒了!可以想象,未来的雷动,在酒泉一郎这个居心叵测人的教育下长大,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他掌握着华夏至高无上的权力!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呼”酒泉一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原来的太子和陈曦,都是赋帝的血脉,也就是他的威胁,我今天顺便一起解决掉好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跟你的游戏,上辈子打了个平手,不过老天开眼,给了我们一次重新比过的机会。/这一次,我赢了!”‘他’嘿嘿笑着:“用不了多久,我会把我们的教义扬广大!好好活着!好好享受这个属于我的世界!你不知道,在我这种身份,能有个真正在乎的人挺不容易的。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我总算还是找到了一个”

轩辕苦笑道:“你生吃了赋帝?”

“不。”酒泉一郎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我爱的是小白。等把你这点事办完,我就找个机会将她献祭给我们的真神,不过这一次我不会生吃,而是蒸熟来吃。”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反应表现出,这是一件他已经反复思考过很久的事。

“你把我塑造成了一个华夏的民族英雄,我就这么死了,你就不怕别人问起?”

“你放心吧。”酒泉一郎用枪拍了拍轩辕的肩膀:“陈曦妄图篡位,伙同素文等人弑君未果,郭大将军忠心护主,英勇就义。当然,叛贼也是一个也跑不了的。”‘她’笑了一笑:“你应该对我有信心,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得天衣无缝。有了你这样的大英雄忠心护主,将来他的皇位更是固若金汤,起码你的亲信王迪一定会捍卫你的遗志”

轩辕叹了口气,长长的叹了口气。

完了。

真的完了。

酒泉一郎为了这一天,做足了功课,这一局设计已经到了完美无缺的地步,不可能再有转败为胜的机会了。

“你你不会得逞的!”

轩辕和酒泉一郎一齐愕然看去,却是晴儿已经悠悠醒转,昏暗的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见,几年不见,她已经出落成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了,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的,听见了多少

“哦?”酒泉一郎伸出没有拿枪的一只手,猥亵的捏住晴儿的下巴:“小美人,你准备用身体来阻止我么?”

晴儿用力转开下巴:“你是华夏的逆臣!我师傅早就知道!她一直在留意你的动静!很快她就会”

酒泉一郎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唔那个老尼姑”说罢,将枪匣子抽出:“我忘了告诉你,就在扶桑变成扶桑省的那一天,趁着大喜日子,为了让她相信我,我已经和她见过面了就在那个时候,这枪的子弹又少了一颗,哦那时候你刚刚下山,恐怕还不知道呢吧。”

轩辕心里一凉,完了,最后的希望也完了!

虽然晴儿听不懂什么枪,什么子弹,但还是明白她的师傅已经遇害,奋力伸头,正咬住酒泉一郎的手指。酒泉一郎痛得直蹦起来!拼命挣脱,看了看被咬出血印的手指,‘她’狰狞的冷笑了一声,手枪的枪口顺着晴儿结实的大腿间伸了上去

“我打算在这里开枪。”酒泉一郎说着,却转头看着轩辕,狰狞的字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我曾经不止一次梦想着这一幕,就是在你面前,一个一个的杀掉所有你在乎的人!不用着急,你那些藏起来的老婆们,我会一个一个的把她们找到,一个一个带到你的面前,一个一个的杀掉!现在,就从这一个开始!”

酒泉一郎的枪管已经抵到了晴儿的要害处!轩辕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手指正在慢慢用力!酒泉一郎的嘴角,那一抹可怕的狰狞正在扩散!

就在下一刻!

晴儿就会在子弹的呼啸下,香消玉殒!

怎么办?!

怎么办?!!

轩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难道在这个时候,只能祈求神的帮助了么?

可是,这个神,在哪里?

……………………………………………………………

就在辞旧迎新,大年三十的关口,华夏生了一件称得上是级地震的大事件!

国际震动的刺杀事件!

两个逆贼,一个名叫福康,一个叫做云刚,在当朝大内侍卫朴刀南上的内应下寻机进入内廷,试图刺杀擎天大将军郭靖!因为策划周全,郭大将军,当朝皇帝赋九天,当朝太后严苗三人一齐殒命!此为太后贴身侍女小白亲眼所见!

后因腾龙组织素文等人的及时赶到,和叛党苦斗之下,击毙三名匪!

朝廷顿时大乱!得亏王迪大将军及时回京,带来了十万大军,将整个京都的形势控制下来!当即在副统领袁和平的帮助下,对大内侍卫进行了一场大清洗!数百朴刀南上的亲信被抄家灭族!

在新年的第一天,王迪王大将军拥立新帝陈曦哦,现在应该叫做赋曦正式登基!改国号为龙!

略嫌奇怪的是,新帝登基之后,下的第一道旨意,竟然不是顾及先帝和太后的丧葬,却是在紫禁城外为擎天大将军郭靖立下了一座巨大的纪念碑!供后人瞻仰!

一个将军的风光,盖过皇帝,古往今来,这还是头一遭!但正因为此举,赋曦却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全华夏人民的拥戴!

对老百姓来说,尊敬自己心目中那个英雄的人,当然就是自己人

事之后,数不尽的华夏国人自为郭大将军戒斋三日,焚香度,其声势之浩大

堪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当然,这其中还是有两个异数,这两个人,一个叫张上,一个叫刘婷。这两位听到消息,第一时间面面相觑,继而莞尔一笑。

“谁知道又上哪玩去了。”张上满不在乎抱住刘婷。

刘婷大点其头:“真是的,也不带上我们。”

……………………………………………………………

一年后的一个大清早。

东北三省黑河市的渡头。

一个堂而皇之挂着一块腾龙教众腰牌的人,一路打马狂奔,来到一所幽静的大院之中,一个长衫青年,正在院中的一张书桌上奋笔疾书。

这人翻身下马,倒头便拜:“轩辕教主!”

“唔?”青年抬起头,赫然正是一年前号称死在宫廷变乱中的轩辕腾龙!

“好消息!您的‘腾龙’号哦,您的航空母舰!已经造好了!”

“哦?!”轩辕大喜,放下手中的笔:“这么快?!赶紧!叫上俺家夫人,一起去看看!”

“是!”

不多时,一支浩浩荡荡的娘子军出现在大宅之前,一人上了一匹汗血宝马,其中还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少年,也想爬上马背,却被轩辕一只手抄起,放在自己马鞍之上:“雷动,别着急,再大几岁,老子教你骑遍天下母马!”

“为什么要骑母马?公马不能骑么?”雷动眨巴着大眼睛,满脸的疑惑。

“夫君!”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年轻女子脸色绯红:“哪有你这么当爹的!”

“唉!晴儿妹妹,等你把宝宝生下来,说什么也不能让相公接近他!”这个笑的眼角微微眯起,狐媚横生的,正是菲儿。众人皆掩口偷笑。

“走了!”一声呼啸,众人纵马便朝着港口奔去!

“我”

“我的天!”

“我靠!”这图纸虽是自己画的,但是造出来的样子,还是让轩辕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哪里是船!分明就是一座小岛!

上面有游泳池还有网球场!上下足有7层!

“教主!素文教主安排您原来的老部下,都带着老婆上船恭候了!共有两千余人!随时可以出航!”

“哇哈哈!那还等什么!”轩辕举步就待上船。

“慢着!”一个软软的声音传了出来:“夫君,你的下一集带了么?”

“写完了,不过还真忘了带不打紧,上船再写!”

“不不不!”众人一齐摇头:“那可等不及!”

菲儿微微一笑:“夫君把小熊宝宝也忘了,我顺便都带来。”

“唔也是!”轩辕擦了擦汗:“那我们上船等你。”

“哎呀,上一集你看了没?我昨天睡过头,忘记看了。”小月一拍额头。

“给!”小白递过一本封装的极好的书册,上书三个大字:金瓶梅!

……………………………………………………………

徐徐的海风冉冉吹上船头,这一大家子围坐在‘腾龙’号的顶层,轩辕眯着眼,享受着咸湿海风的吹拂,满足的叹了口气。

“相公”

他睁开眼,喊他的,正是坐在身侧的晴儿,他轻轻的摸了摸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咋?现在就要起名字?”

晴儿的俏脸微红:“不着急,都不知道是男是女呢。你答应过我的,‘腾龙’号造好的一天,你就告诉我现在,昭和治安也被废黜了,船也造好了。你也应该告诉我原因了吧那一天你,你究竟是怎么竟然让严苗那个奸贼”

“呼”又是这件事该怎么才能对晴儿解释清楚呢

闭上眼,恍惚间又回到一年前那间囚室。

就在酒泉一郎准备扣下扳机结束晴儿年轻生命的那一个瞬间!就在轩辕闭上眼睛,向上天祈祷奇迹生的瞬间!就在这一切都似乎无可挽回的瞬间!

可能真的是哪一路神仙,真的听到了轩辕的祷告

就在那一个瞬间,轩辕腾龙突然福至心灵!对着苍穹奋力喊出了那句话,那句他前世临死前大声喊出的那句话!

不错!

那句话正是!

轩辕万岁!!!

这是轩辕在上一世催眠酒泉一郎时植下的种子!听到这个特定的暗号,一个受过催眠的人就会即刻进入催眠状态!

可是,这是一个上一世的种子,在这一世也有作用么?

轩辕没有把握,但是他作出了最后的尝试。

然而,奇迹真的生了!

酒泉一郎在听到这句话后的一瞬间,眼神立刻进入了涣散的状态!

轩辕没有犹豫:“你看到了小清和你的孩子!小清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她正从你的肚子里爬出来”

从酒泉一郎死前那惊慌失措到几乎疯狂的眼神和叫喊声中,轩辕可以肯定,即便是托生到这一世,即便是从一个男人的身体托身到一个女人的身体里,这一幕依然还是片刻不离的在折磨着他的灵魂!

看着酒泉一郎在自己的肚子上打光了子弹,依旧疯狂的扣动扳机的时候,轩辕的脑子里居然转起了一个学术性的问题

这是不是证明,催眠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呢?

房间里所有的人都醒了,都像看火星人和冥王星人的结合物般死死的盯着轩辕,轩辕除了苦笑之外,实在没有任何话可以说。

酒泉一郎死了,可所有人都被绑着,依旧没能脱困。

福康就在外面,随时进来,这一大票人还是会死。就在这个时候,门真的被推开了!

就在大家全都绝望的闭上眼睛时,这个人居然将轩辕从刑具上放了下来!

此人正是小白!

小白只对轩辕说了一句话:“对不起她骗了我!我刚才我就在门外。”酒泉一郎太得意了,他得意的忘了形,得意的忘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这是他自掘坟墓,与人无尤。

一众人成功脱困走出牢房的时候,在门外现了福康的尸体,皆心知肚明,谁也不言语。

然后在腾龙组织和袁和平的帮助下,一个惊天大故事就诞生了

事实证明,酒泉一郎下的,果然只是麻药,过了几天,大家均都恢复了正常

“夫君?夫君!”

轩辕回过神来:“哦我刚才正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想通了么?!”

“想通了”

“是什么?!”

轩辕长吸了一口气:“多行不义必自毙!那是老天爷要收拾他!”

“切”众女一齐大声鄙视轩辕。

“额,与其研究这个问题,不如研究研究晴儿是怎么怀上的吧?”轩辕一见趋势不对,急忙转移话题:“要知道,现在还就只有晴儿一个人能怀上我的孩子呢”

这个话题果然犀利,瞬间将他的困境解救于无形!

“是啊是啊!”众女果然一齐随声附和。连小熊宝宝都哼哼了两声,也不知是啥意思

香水百合一齐大声道:“我们还要一人为相公生一对双胞胎呢!晴儿妹妹教教我们吧”轩辕微笑着看着这一对已经被自己催眠,忘却了悲伤,只记得幸福的双胞姐妹。有些东西,用在正途上,就是好啊

“这是一种秘法,不过学起来需要时日”晴儿涨红着脸,轻轻道。

“时日?”菲儿微微一笑:“我们现在多的就是时日!”

“对啊对啊!”

“明天就办一个培训班!不过,相公每天要写的书,也是不能停的!”

“对了!”小白突然偎到轩辕怀里:“相公这是打算带我们去哪?”

“嘿嘿!”轩辕站起身,掏出怀中一张海图:“看见没有!藏宝图!我们的第一站!寻宝!”

“噢!好!我最喜欢寻宝了!”

“我也是我也是!”

“下一站去哪?”

“管他呢!只要跟着相公”

不知道是谁将这段对话终结在这个经典的时刻,众人一起住嘴,一起起身,一起偎在轩辕身侧,转头仰望浩瀚宽阔的大海。

“嘟!嘟!嘟!”

三声汽笛响过,庞大的‘腾龙’号,缓缓的离开港口,朝着大海的另一边驶去。

温暖的太阳在天空中冉冉升起,照耀着这个明媚的日子。

“陛下为何不亲自送行?”远远站在岸边的,赫然是素文,王迪和赋曦皇帝,他们的身后,站着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华夏骑兵!

赋曦淡淡的看了看王迪:“朕还是比较喜欢相见的欣喜,这种离别的场面,还是不见面的好。”

素文没有作声,他眯着眼,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渐行渐远。没有人知道,今日一别,此生究竟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

‘腾龙’号终于变成了远方一个小小的亮点,一直到最后一丝亮光消失。

赋曦摸了摸龙袍下那一叠厚厚的信笺,这可全是轩辕临走前留下的交待,他甩一甩衣袖就这么走了,剩下的事情,还是要有人做的。

当即沉声道:“起驾!回京!”

在轩辕腾龙回来之前,自己一定要把华夏变成一个惊天动地的强盛之国!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隆隆的马蹄踏过,神秘的军队就这样消失在了渡头。

一时间,方才还熙熙攘攘的渡头变得空无一人,安静的

就好像从未有人来过,也从未有人离开一般。

恍惚间,仿佛有一支笛声若有若无的响起,细细听时,才现,这声音

似乎

是从自己的心底

传出来的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