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永远的回忆

小说:罪恶武装作者:雷木木更新时间:2018-12-13 18:22字数:2696612

第五十九章 永远的回忆

潘帕斯草原是位于南美洲南部阿根廷中,东部的亚热带型大草原。 北连格连查科草原,南接巴塔哥尼亚高原,西抵安第斯山麓,东达大西洋岸。潘帕斯草原最大的特‘色’就是几乎没有树木。

此刻站在草原之中,感受着微风轻拂面庞,吴‘春’很惬意的笑了笑。在他身边还有数道身影。

蒂法就在他身侧,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吴莹莹也在他身后,清道夫的能力失去后,吴莹莹变回了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殊能力,包括她曾经经历救世空间获得的技能属‘性’也全部被消除。她那看向吴‘春’的双眼带着期望与担心。紫心则挽着吴莹莹,一双眼睛喊着泪水。

当紫心知道雪衣的事后,非常痛苦,对于她来说,雪衣和她就好像一个人一样,不过她知道,雪衣很快就会回来,她相信吴‘春’能做到,所以那份爱意,她深深的埋在心底。

在后边,还有芙蕾雅以及众神军团,艾琳娜,赵云,杨继业等传说人物。不光如此,还有一些曾经的被选者。他们大多都认识吴‘春’,或多或少接受过吴‘春’的帮助。

尽管吴‘春’再三强调这次面对异邦联合自己一个人单独行动,但是这些人仍然跟随而至。那些被选者在获得这个消息后纷纷联系上魔主芙蕾雅,让她将自己带到这里。赵云,杨继业等人本就与吴‘春’关系不错,加上吴‘春’身上担负着整个地球所有生命的命运,自然要过来看看。蒂法和吴莹莹就更不用说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都回去吧。”吴‘春’轻轻拍了拍蒂法的手,回头对众人说道。

“吴‘春’老大,怎么能让你一个人面对异邦联合,毕竟我们也是地球人,自然要出份力!”一个被选者举手喊道。

被选者群中纷纷发出附和,这些被选者有的甚至只是执行者,实力虽然不强,但在这种时候仍然敢于‘挺’身而出,勇气的确可嘉。而且他们今天看到了传说中的被选者,终结了救世空间的被选者,他们心中只有感‘激’没有别的。如果不是吴‘春’,他们还要继续在救世空间中一次次进行着生死任务。

“是啊吴‘春’,你真的打算凭一己之力对抗异邦联合?”芙蕾雅上前几步,眼神复杂的看着吴‘春’。这些人都是她带来的,救世空间封闭之后,芙蕾雅的所有能力都还在,她能够制造远距离传送的法阵,所以那些被选者才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女’神大人,难道你不相信我?我有我的方法,”吴‘春’笑道,“所以你们只需要在后方等待就行了,”说话的同时,吴‘春’脑海中却响起另外的话语:“够了,死亡已经够了,我不想再看到死亡,无论是谁……”

知道自己劝说没用,芙蕾雅不再多说,不过她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众人大跌眼镜……这位来自北欧神话中的‘女’神竟然冲上去抱住吴‘春’,狠狠的‘吻’了上去,就连吴‘春’也没反应过来……

片刻之后,两人分开,芙蕾雅面‘色’微红不再多说退后到众人之中。

吴‘春’发现旁边偷偷捂嘴忍住笑意的蒂法,没好气的道:“有什么好笑的……你老公被强‘吻’了哎,不过幸亏那位主神奥丁大人不在,要不然还不找我拼命。”

后方芙蕾雅大声喊道:“我们走吧,‘交’给吴‘春’了,他一定会圆满解决。”说着,她手中出现一个白‘色’的晶球,低声念了句咒语后,地面上出现蓝‘色’的大型法阵。

“去吧,等我回去就行。”吴‘春’在蒂法和吴莹莹脸上分别轻‘吻’了一下,轻轻将两‘女’推向后方。

“哥哥,一定要小心。”

“‘春’,我会等你回来。”

两‘女’依依不舍的眼神让吴‘春’悸动。

当传送阵光芒闪过之后,所有人都消失了,空旷无际,一望无边的潘帕斯大草原上,只剩下一个略显孤单的身影,那身影站得笔直,仰望天际,仿佛在等待着什么。遥远的天际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小黑点慢慢变大,让人看上去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差不多了!”吴‘春’轻轻呢喃着。

天空忽然变暗了,阳光也被遮挡,巨大的飞行物已经‘肉’眼可见。一艘艘密密麻麻,这些飞行物有些看上去是科技含量很高的战舰,有些看上去奇形怪状,甚至还能看到中世纪时候航嗨的船只,只不过它们此刻都是在空中缓缓飞行着。

异邦联合部队终于到达了地球!

中央一艘异常巨大的战舰,那是入侵部队的旗舰。在旗舰之中有着各个种族各个世界的强者,光说个体实力,也许他们并不比仲裁者差多少。如今他们齐聚在舰桥,等待着指挥官的命令。

指挥官是一个红皮肤的类人生物,说是这样说,除了皮肤颜‘色’不同,身材略微高达一些,其他的和人类没什么差别。他是入侵部队的总指挥,号称最聪明的卡克一族的首领……多诺。

“看起来地球的那些家伙毫无防备,哼,上一次的失败这一次我会全部找回来。这一次就先进攻阿根廷和巴西,通知各个舰队,准备登陆作战!”多诺盯着前方大屏幕下令道。

“指挥官,敌人并非全无准备。”一边的副手忽然‘插’话道。

多诺轻咦一声:“哦?他们来了多少人?什么装备?是不是上次那些家伙?”

“只有一个人!好像已经锁定了本舰,但是不能感受到敌意,对方力量也暂时无法测量。”副官老实回答。

多诺轻轻笑道:“呵呵呵,一个人吗,看来地球人准备的很充分……等等,你说什么?就一个人?”

“是的大人,现在将画面显示到主屏幕。”副官‘操’作几下后,中央画面出现了潘帕斯大草原,空旷的草原上站着一个黑衣男人。屏幕放大后,可以清晰看到黑衣男人的脸庞,他正仰望着这个方向,嘴角还带着笑意,似乎轻轻呢喃了什么。

“妈的,真的只是一个人,他说什么?”多诺连忙问道。

副官‘操’作记下后回道:“他说‘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意思?找到什么了?”指挥官多诺脸上‘露’出疑‘惑’。

一个声音在多诺身后接过话淡淡的回道:“当然是找到你们了!”

这个声音立刻引起了舰桥内所有强者的注目,多诺回过头,他看到了一个面带微笑,表情坚定,一身黑衣的年轻男人。一时间多诺发现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猛然间他好像想到什么,扭头看向屏幕。屏幕之中只有被风吹拂轻轻晃动过的草原,刚刚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

“啊!”多诺这才反应过来,“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作为战斗力并不强,但是智慧很高的种族,多诺没有发现对方进来有情可原,但是在舰桥内集合了各大种族的强者,这么多人都没发现对方如何入侵,那意义就明显不同了。这一刻,诸多强者才反应过来敌人入侵,他们纷纷准备发动攻击。

“呵呵,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吴‘春’笑出声,然后一字字道,“这里,禁 止 任 何 攻 击!”

仿佛吴‘春’的话就是真理,不可违背,他的话音刚落,那些异邦强者惊讶的发现自己无法发动任何攻击。这一下可是让他们心中大惊,无法发动攻击,那意味着只能被动挨打,哪怕敌人只有一个,那也是最糟糕的状况。

指挥官多诺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大声呵斥道:“你们在想什么,快干掉这个入侵者。”

回应他的是吴‘春’:“我刚刚已经说了,”他缓缓走到指挥官的位置,转身坐了下去,面对着诸多异邦强者,“你们也坐吧,指挥官大人。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战斗,我想,我们应该谈谈了……”

多诺下意识的反问:“谈什么?”

吴‘春’认真的道:“谈谈如何共存,谈谈未来的发展。”

……

吴‘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若琳正在厨房忙乎着夜宵,吴莹莹跟着帮忙。蒂法和吴‘春’的母亲正在看电视,原本这里应该是非常热闹,但是此刻却略显冷清。虽然是深夜,但是电视节目中却在播放着紧急新闻。

“记者发现,在阿根廷潘帕斯草原上空出现了奇妙的闪光,光芒持续了数分钟,神奇无比。具当地电视台报道,这是一次非常神奇的天体现象,专家怀疑是由于陨石擦着地球飞过造成的,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当地原住民拍摄的影像……”

推开‘门’后,吴‘春’看到了微笑的母亲。

“‘春’啊,你回来了,呵呵,蒂法这孩子跟我说你又出差了,不要太累,说起来我们好久没见了,这一次怎么也要在家好好住几天。”吴‘春’的妈妈高兴的道。

吴‘春’的双眼闪现泪‘花’,他强忍着眼泪回道:“我听您的,老妈,不过这次回来的可不光是我一人,还有他们!”

吴‘春’微微侧身,‘门’内首先进入一位绝‘色’美‘女’,天蓝‘色’的连身裙,银白‘色’的长发,微笑的面庞,赫然正是雪衣。

“啊!雪衣!”看到雪衣后,蒂法直接扑了上去,两‘女’紧紧抱在一起。不过很快,第二个人影进入后也和她们抱在一起,接着闻讯出来的吴莹莹加入拥抱。她是玲奈。紧接着,桃子,洪银宝,埃尔多特纷纷走进屋来。

手中还拿着铲子的若琳仔细的盯着大‘门’,眼中充满着期望却又带着恐惧。终于,她看到了那熟悉的脸庞,她再也忍不住,大步冲过去扑进高川的怀抱。

“大家都回来了!呵呵,工作辛苦了,看起来都很累,快坐下休息,正好一起吃饭!”吴‘春’的妈妈笑的合不拢嘴。

尽管是深夜,但是在客厅内,众人仍然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快乐的笑声不停的响起,和谐与幸福是这一刻的主题。对于在座的人来说,这是久违的一刻。不管未来如何,至少众人已经争取到了,至少有未来,至少不用再去考虑生与死……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终结,美好的生活正在等着众人,但是某个人除外。

……

吴‘春’的房间内,他正紧紧抱着雪衣和蒂法,两‘女’在他的怀中已经泣不成声,她们从没有想过会得到这样的消息,如今她们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反倒是吴‘春’不停的安慰她们。

刚刚吴‘春’的话是她们一生中最不愿意听到的……

“雪衣,蒂法,仔细听我说,不要‘激’动。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消失,彻底的消失。异邦联合已经不会再来侵犯,被选者联合会也会在暗中维护世界和平,地球上的人类将会与异邦人和平共存,死亡之巅将会永远为自己的罪行赎罪,我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唯一担心的就是你们。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在这里快乐的生活下去,其实…………”

当吴‘春’将话说完后,两‘女’已经泣不成声,她们这才明白,吴‘春’复活了同伴,爱人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为了一己‘私’‘欲’,打破了现有的规则,并且还是非常强力的生死规则,让死去的人复生,其反噬足以让吴‘春’彻底消亡。而吴‘春’复活了罪恶联盟的所有成员,但是最终,他自己将要彻底的消亡……

没错,早在一开始,吴‘春’就打算这么做,他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所以才决定解决完一切事情后再行动。吴‘春’早就有了觉悟,他要让自己最重要的人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当晚,吴‘春’和两‘女’疯狂的缠绵着,‘激’情久久不散,充满爱意的房间内却但这淡淡的挥之不去的悲伤,那种明知结果却无法改变的无力感一阵阵充斥在两‘女’的内心,她们无能为力,只能更多的迎合着吴‘春’,用自己的爱来温暖他。

对于吴‘春’来说,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

十年后,地球,救世联合国国都,‘春’之城,高贵华丽的议会大厦顶层。两位年轻的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坐在靠椅上,她们正在给自己的孩子讲述过去的事。

右边的小‘女’孩望着自己的妈妈苦恼的问道:“妈妈,爸爸为什么要那样做,如果不复活你的话,他不就不用消失了,嗯?好像……这样我还是见不到爸爸,那就没有我了……”

漂亮的母亲捋了捋银白‘色’的此法,然后温柔的捏了捏小‘女’孩的脸道:“因为那是你爸爸,一个勇敢,睿智,不惧一切困难的爸爸……所以我们才能幸福的在一起。”

另一边的小男孩忽然站起来叫道:“妈妈,雪衣妈妈,你们答应过我在十岁生日的时候给我爸爸以前的影像,我要看,现在就要看!”

小‘女’孩也跟着说道:“馨儿也要看,妈妈,蒂法妈妈,快让我们看,好像看看爸爸是什么样!”

“好,好,我们现在就进去,让你们看爸爸的英姿!”两个妈妈同声道。

雪衣和蒂法对望一眼,闪烁着泪‘花’的四目‘交’汇,‘露’出深深的怀念与追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