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驹:弦断如泣不成歌

小说:左耳进右耳出作者:王超更新时间:2018-12-11 00:19字数:101697

  

黄家驹:弦断如泣不成歌2003年08月27日00:00

  “死就是再也不回来,就是使过去的甜蜜变得更加甜蜜。”

  但对于家驹10年前的突然遇难,能让我们品尝到的,却从来都只是一大口有若黄莲的苦涩。

  娱乐圈本是一个名利场,其实在哪儿都一样。

  然而1992年,BEYOND乐队还是抱着别树一帜的野心,毅然选择离开香港,远赴日本发展。可没曾想,时间预留给他们的,竟是一地的鲜血和几个瞬间就被击得粉碎的音乐理想。

  那群无聊的日本人根本就不理睬BEYOND的音乐,他们需要只是让几个香港乐手穿上花花绿绿的衣裳,在舞台中央上窜下跳,聊博一笑。

  曾无数次想象过这样的画面:他们几个在高处挤作一团,舞台某处突然塌裂,家驹随之坠地,然后生命像弦一样地断掉,只是“哗”的一声,连一个音节都没有……

  就这样,这个庸俗不堪的电视游戏节目不仅仅杀死了一个血性青年,也葬送了一颗“香港乐坛的良心”,成为BEYOND神话的“魔鬼终结者”。

  是家驹的血,惊醒了萎靡的香港原创音乐;也终于让BEYOND乐队得以看清了娱乐圈的真嘴脸,知道音乐的BEYOND到底该怎样继续前行。

  然而,这一切的代价都太过于惨重:

  一位母亲不会再听见儿子唱《真的爱你》;

  诚挚的歌迷们不会再跟着谁晃动手里的ZIPPO打火机;

  而过去的band房——“二楼后座”现在也终于人去楼空,安静寂寥,只有飘荡在记忆里的笑和眼泪……

  “我们的故乡,放不下我们的理想”在黄贯中后来的声嘶力竭中,BEYOND已经不得不去承认香港就是自己的故乡。可对于已经客死他乡的家驹而言,他至死却都没有获得过一个清晰的故乡概念。

  理想、音乐、故乡……家驹没有死在任何一个怀抱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也是整个香港唱片工业的悲哀。

  不过,现在我们也终于可以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咀嚼家驹生前的愤怒:

  “香港乐坛表面热闹,其实是一个没有音乐的空壳”,“香港没有乐坛,只有歌坛;没有音乐圈,只有娱乐圈”……

  楚布拉德说过:“当一个人种树时,明确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在这棵树下乘凉,他在发现人生意义的方面,至少有了一个开端。”的确,作为一个现实主义的批判者,家驹的人文关注、人性思考确实已经明显超越了摇滚音乐,跳出了香港。由他呕心创作的诸多励志歌曲,虽然最终没有使自己不朽,却温暖过无数个结冰的心房,也带动了更多的摇滚青年操起吉他,高唱自己的理想与爱。

  所以,家驹肯定是约翰列侬所说的“梦游者”,他不光自己做梦,还指引了一个时代的梦想,为不毛之地的香港偷来了可以燎原的“火种”。

  英才多罹难,造物总弄人,可惜家驹走得太早。

  1998年的夏天,时逢内地百年一遇的洪水,沿江的许多城市都前后受灾,而我所居住的武汉也岌岌可危。

  坐在安全、舒适的直播机房内,我却惶惶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自己又还能做什么。

  我把手里的唱片反反复复地来回播放,心里默念着唱歌的那个人。

  我只知道,那是一个不会再让我害怕的声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