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番外三号

小说:蛤蜊异世游作者:袅南更新时间:2019-01-18 10:24字数:340109

113、番外三号

谁都知道,世界上即将结婚的新人总会有一方会患有所谓的新婚恐惧症这种东西,理由往往都是出自于说因为习惯了一个人,而突然间变成了两位会觉得很不自在而出现的逃婚现象。而往往逃婚的那个人,被找回来之后还是会好好的、乖乖地结婚。

可是如果以下的这个人会这样,那就简直可以称之为天方夜谭了。

“真没想到,云雀那家伙竟然会有新婚恐惧症诶。”山本武挂掉泽田纲吉打过来请求寻找逃婚新娘……咳咳,说是新娘应该没错吧?

“啧,真是麻烦。”狱寺隼人扒拉了一下头发,满脸不耐烦地说。

他们这些守护者常年在外走任务,难得在十代目结婚的时候全部聚集一次,现在云雀恭弥又爆出什么出走的情况,还让不让他们休息了啊?如果不是山本武在压着,狱寺隼人早就把烟掏出来塞嘴里了。

“嘛嘛~现在最是找到人。”山本武安抚了一下有点暴躁的狱寺隼人,然后又有点苦恼地皱着眉:“可是荷兰这个地方……要找云雀还真是件麻烦事。”

而且困难不仅仅是荷兰,他们要找的那个人本身就是一个隐匿的高手。现在他有心要逃了,也许就算你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

“所以说没事逃什么啊他。”狱寺隼人皱着眉开始在街上搜寻,“十代目对他那么好,有什么好逃的?!”

看着狱寺隼人的背影,山本武沉吟了一会儿凑上去轻声叫唤:“隼人。”

“干嘛?!”狱寺隼人回过头,皱着眉问。

“如果以后我们结婚,你会逃么?”

“……你在说什么啊白痴!!!”

“隼人……诶诶,等一下,你必须回答我!不然我不安心!”

“你去死吧=皿=!!”

而另一边,泽田纲吉挂断打给六道骸的电话,转过头就看到他老师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叹了口气:“Reborn,你就不能稍微收起你那看学生好戏的表情,哪怕是一点点?”

“不行。”Reborn轻抿一口咖啡,毫不犹豫地拒绝。

泽田纲吉抛弃形象地翻了一个白眼,叹了口气。明明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怎么到了今天就不对劲了呢?他知道恭弥一个人呆惯了,而他只是强行插入了他生活里的一个人而已,他向他求婚,他应下的那一刻泽田纲吉真的有一种自己是在做梦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召集所有守护者一起来荷兰参加他们的婚礼,昨晚恭弥那一声轻轻的晚安让他兴奋地一整晚都睡不着,直到今天早上,却传来了云雀恭弥逃走了的消息。

“看你那白痴样。”Reborn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抬眼就看到自己学生那一脸失魂落魄的白痴样。不得不多说一句,还真是有点怀念啊……怀念当初蠢纲被自己压榨的日子。

“喏。”

泽田纲吉眼疾手快地抓住那个往自己脑门招呼的手机,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Reborn:“给我你的手机干嘛?”玩游戏啊。

“蠢纲,再犯蠢就送你去三途川哦。”列恩爬上Reborn的手指幻化成枪,毫不犹豫对准泽田纲吉的脑袋就蹦了一枪。

赶紧缩脖子,泽田纲吉吞吞口水看着他后面墙壁上的那个黑窟窿。有谁可以想到,这个对外以来一直都淡定腹黑的彭格列第十代面对他的老师时,是如此的**?好吧,说**好像难听了点,但是已经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现在十代目的形象了。

“嗯……?”泽田纲吉瞄了一眼手机,突然喜上眉眼:“Reborn!这个……”

“还不快去把你老婆追回来。”帮自己倒了一杯咖啡,Reborn回过头看到泽田纲吉还坐在原位:“等下人走了你就不知道到哪里哭了。”

泽田纲吉刚想起身的动作一顿,又慢慢地坐了回去,“Reborn,你说,恭弥他会不会是后悔答应我的求婚了?”

嗯?Reborn靠着桌子,看泽田纲吉。

“恭弥是云,不受任何人束缚。结婚了,就代表了有一层无形的网在束缚住他一样。Reborn,你说我求婚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地选择?”他想要和恭弥结婚,不仅仅是维持在现在的关系。他知道这样很贪心,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更多。

Reborn压了压帽檐,没说话。泽田纲吉对云雀恭弥怎么样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事情,作为泽田纲吉的老师,Reborn更是见证了泽田纲吉从茫然到恐惧,从恐惧到小心翼翼,再从小心翼翼到即使受了再多的困难也要坚持下去的整个过程。

从私心上来讲,Reborn是支持泽田纲吉求婚的。但是看到眼前这个开始质疑自己求婚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选择的男人,仿佛就回到了之前那个把喜欢藏在心底,不敢说又不敢靠近的泽田纲吉一样,还真是让人不悦。

“蠢纲,我看你很想去三途川观光一下。”手枪口顶上泽田纲吉的脑门,后者没有半点想要回避的意思,反而微微抬头看向Reborn:“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就不会答应我了……还是说他只是想出去走一下而已?”

和云雀恭弥的这场恋爱中,泽田纲吉永远是主动的一方。他喜欢宠着他家恭弥,他喜欢两个人坐在一起时那种宁静的气氛,他喜欢看他家恭弥睡着时的侧脸然后再凑上去在他脑门上印上一个轻轻的吻——虽然他知道恭弥会因为他的动作而转醒。

他享受和恭弥的对战,正确来说,只要是和恭弥呆在一起的时间,他都非常享受。

可人就是一个贪心的动物,泽田纲吉开始不满足于他和恭弥现在的关系,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什么。这才有了后来的求婚,和现在的人跑了的下场。

说下场好像是太过分了点,但是现在的状况怎么看怎么不明朗啊。

而另一边,云雀恭弥走在可以说是人满为患的大街上。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理就是那什么可笑的、所谓的新婚恐惧症,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离开,他想静一下,利用那喧哗的闹声来让自己静一下。他一直在想,自己答应了泽田纲吉的求婚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可是到头来他自己也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他清楚他对泽田纲吉的感觉,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就察觉到泽田纲吉内心的变化。他并不是如他表面上看上去那样无动于衷,所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应下了泽田纲吉结婚的邀请。这是他第一次没有通过自己的大脑回应一件事,而这个对象是泽田纲吉。

这种有点失控的感觉让云雀恭弥茫然了,他不是已经清楚自己对泽田纲吉那种恋人的感觉了么?为什么还会有一种失控了的感觉在心腔里乱撞?不悦、茫然、气愤就在那一刻占满了他整个思绪。

如果不是该死的泽田纲吉,他现在也不会那么烦。

就在这个时候,藏在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掏出来,果不其然是接到了泽田纲吉的信息。

「我……在教堂等你。纲」

把手机放回裤袋,云雀恭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这份感觉。他有时候会看不懂泽田纲吉的付出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喜欢的话好像已经不足以形容泽田纲吉对他的付出。

是……爱吗?

那曾经在云雀恭弥眼里看上去蠢到极点的爱字扫过内心,就好像是被小猫轻轻挠了一下让人心悸。脸有点发热,云雀恭弥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简简单单的这样一个完全不靠谱的猜测而红了脸。心脏在静静地跳动,声音大到仿佛就就在他耳边震动一样。

泽田纲吉从来没有对云雀恭弥说过爱这个字,即使他用行动表现了出来。

“极限地快到时间了,云雀那家伙到底来不来啊!?”屉川了平边看手表边在原地踱步,焦急得跟他要结婚一样。

这次来参加十代目婚礼的只有彭格列部分内部成员,包括那一群抛下任务过来看热闹……不对,是过来参加婚礼的瓦利亚成员,以及那笑得一脸诡异的白兰和必须要带手下的迪诺,不得不说这次是证婚人所看过的阵容里最华丽的一次。

不过好像出了一点小问题啊……

“他该不会真的不过来了吧?”狱寺隼人转过头偷偷问山本武,“如果那家伙敢让十代目落面子,我绝对要炸裂他!!”敢让十代目丢脸的家伙,就算是十代目的恋人也不容许!

噗……那你也要打得过人家才是啊。山本武没有搭腔,搂过狱寺隼人刚偏了个头,微微一愣的同时在嘴角扯开一个弧度:“喏,你看,人来了。”

其实首先注意到云雀恭弥到来的并不是山本武,而是站在台上一直在和Reborn说着什么的泽田纲吉,几乎在云雀恭弥在门口现身的那一刻他就停下了与Reborn对话的动作,直勾勾看着门口。

“哦呀哦呀……”六道骸搂着库洛姆,看着门口嘴角挑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泽田纲吉的看过去,在看到云雀恭弥的时候,众人都听到了自己心脏回到原本地方的那‘嘭’的一声——妈呀云守你终于出现了你知道十代目刚才那低气压有多可怕吗QUQ!!!

泽田纲吉今天穿的是全黑西服,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云雀恭弥身上那一整套白色西装。当初选颜色的时候,泽田纲吉几乎一眼就看中了那白色的西装,他的恭弥穿着黑色西装的时候虽然很好看,但是当恭弥穿着白色西装出现在泽田纲吉的面前时,泽田纲吉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漏了一拍的声音。

“你来了……”泽田纲吉扬起了一个笑脸,看着云雀恭弥一步步走过来。

云雀恭弥在踏上教堂红毯的那一瞬间其实打起了退堂鼓,但是当他看到泽田纲吉的笑容时,却又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他选择按时抵达教堂不是已经给了所有人一个答案了么?不单止给所有人,他自己,也有了一个答案。

他,云雀恭弥,是真的想要和泽田纲吉……结婚。

“哼。”看着蠢纲脸上那笑容,Reborn拉了拉帽檐。

泽田纲吉伸出手,摊在云雀恭弥的面前:“欢迎回来,我的恭弥。”

云雀恭弥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只手,再看看一脸鼓励(?)地看着他的牧师,皱了皱眉,然后在泽田纲吉以为他不会握上自己的手时握了上去。

泽田纲吉并没有给云雀恭弥离开的机会,几乎在恋人的指尖触碰到自己手心的时候,他就合上手牢牢抓住了他。不失轻柔地将人拉到自己身边,泽田纲吉俯□亲吻了一下云雀恭弥的唇,蜻蜓点水般:“谢谢。”

谢谢你愿意回来,恭弥。

云雀恭弥微微垂眼,然后在泽田纲吉的示意下站好,也只有他知道,自己在心底深呼吸了一口气。

嗯哼哼……好嫉妒怎么办~~白兰杰索眯着眼看台上的那对新人,再看看坐在自己旁边的入江正一,如果不是现在的气氛比较浓重的话,他绝对会扑上去抱住人乱蹭然后顺带求婚的!

屉川京子和三浦春分别站在两旁相视而笑,泽田君和云雀学长的恋情她们在刚知道的时候还一时不能接受,但是在看到泽田纲吉为了保护云雀恭弥不受到敌对家族侵害时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威严时,她们就知道了那个和她们同级的男孩儿,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云雀学长。

喜欢这个名词实在是太泛滥,但是谁都没资格去打击别人的喜欢,不是么?

迪诺看着上面站着的那对新人,撇了撇嘴,看着云雀恭弥他怎么突然有了一种要嫁儿子……嗯……嫁儿子什么的好像有点怪怪的,不过谁来告诉他现在这种嫁儿子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喂?!

“泽田纲吉先生,请问你是否真心想要与云雀恭弥先生永远在一起,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离不弃?”这个证词是Reborn写的,不过在那之前也有很多人想要写过,都被Reborn这简单明了的证词给击败了。

不要问为什么证词是他们自己写的。

“我愿意。”泽田纲吉勾起唇角,右手拉着云雀恭弥的手微微紧了紧。

“那么云雀恭弥先生,请问你是否真心想要与泽田纲吉先生永远在一起,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离不弃?”牧师满意地勾起唇角,任谁都喜欢看到长相俊美的人在一起。

想到去年主持的一个同性婚礼,牧师表示很伤眼。

云雀恭弥张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出不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在犹豫些什么,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和泽田纲吉那只兔子过下去么?为什么自己说不出话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我愿意,此时此刻变得那么艰难。

泽田纲吉偏过头去看云雀恭弥,他可以感觉到恭弥的手在轻轻地颤抖,他在害怕。认识到这个的泽田纲吉有点心疼,自己果然还是逼得太紧了吗?看着云雀恭弥皱眉的侧脸,泽田纲吉终于还是开了口:“如果不愿意,我不会勉强的,恭弥。”

结婚只是一个身份的证明而已,这并不代表什么。泽田纲吉这样安慰着自己。

云雀恭弥转过头来看那令人沉迷的深棕色,那抹深棕色现在正满含着悔意和担忧地望着自己,他在后悔吗?在后悔自己向他求婚?意识到这点的云雀恭弥皱起了眉,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就为里面所包含的心疼而怔愣了。

“恭弥?”见恭弥没有反应,泽田纲吉轻声唤道。

“……我愿意。”云雀恭弥特有的清冷声线在泽田纲吉耳边炸开,泽田纲吉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云雀恭弥:“……恭弥……你说……”

“我愿意。”云雀恭弥的声音又在泽田纲吉耳边炸开,泽田纲吉微微张开的嘴巴和越瞪越大的眼睛逗笑了在场的两位女士。屉川京子和三浦春笑眯眯地对视一眼,不过就算她们想忍也忍不了,谁让泽田纲吉现在的那副样子真有他初中时的那个范儿!

“蠢货!”没脸看下去的Reborn压了压帽子,自己教出来的学生怎么不是蠢材就是废材呢?扫了一眼坐在台下的迪诺,Reborn眯了眯眼睛。

“……怎么好像有点冷……”迪诺突然搓了搓自己的手臂,满脸天然地开口。

……果然要踢回去重造才行。Reborn收回视线,嘴角挑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继续。”云雀恭弥非常不符合性格样地翻了一个白眼,泽田纲吉那越来越蠢的表情无疑是逗乐了他。嘴角挑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云雀恭弥示意牧师继续。

“啊?啊哦!!”牧师非常机灵,立马就宣布:“恭喜泽田先生和云雀先生结为夫夫,接下来泽田先生你可以亲吻云雀先生了。”

……那个结为夫夫是怎么回事……话说怎么有一种莫名的喜感充斥在现场……

“渣滓……”一直没有出声的Xanxus眯着眼看台上刚结完婚的两个人,哦不对,应该是看那个表情蠢到爆地泽田纲吉。如果不是斯库瓦罗在出门前千叮嘱万叮嘱让他不要‘破坏’别人的婚礼,他早就几枪扫过去了。

不过答应斯库瓦罗也是由条件的……嘴角挑起一个弧度的Xanxus扫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从头到尾都没有展示过他大嗓门的斯库瓦罗,而后者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正皱着眉想怎么突然那么冷。

“恭……恭……”都到这个时候了,泽田纲吉那一副红着脸搂着人腰就是不敢亲下去的姿势是怎么回事?喂喂喂,谁来告诉他们眼前这个一副纯情小男生样子的男人真的是他们的十代目吗?那个可以以一人杀遍整个敌对家族的彭格列第十代首领?那个就算有他们这些守护者在场也敢拉着自家恋人上演温情戏的……彭格列第十代首领?

“啧,我走了。”一直在等着的云雀恭弥脸也越来越红,别怀疑是被某个脸已经红成猴子屁股的十代目给带的!

“不行!”一听到人要走了,某个十代目终于恢复了过来,抓过人就叫。

“那你就亲么!”云雀恭弥死也不承认这句话是自己说出来的!

如果你们看到了或者是听到了那一定是你们的打开方式不对!(别闹)

“……噗……”泽田纲吉静默了一会儿,突然抿嘴笑了起来:“恭弥,你害羞。”说的好像刚才他脸没有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眯眼,云雀恭弥开始后悔刚才在泽田纲吉犯蠢的时候没有欺负他。

“死兔子……”声音消失在双方相接的唇齿间。

嘘~我们要小声点,不要吵到这对好不容易抛弃迷茫的新人了v——

作者有话要说:先说明,如果被我在网上看到流传的番外肉肉,下次再也不放公共邮箱。

盗文请自重。

邮箱:mailto:niaonan000@163.">niaonan000@163.

密码:tiangzhu(天秤猪)

在网盘你们懂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