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大结局)天不绝人一草必有一甘露

小说:一草一甘露作者:山铭更新时间:2018-12-11 00:08字数:263672

第二日,曾济荣起了个大早,他特地抓了只鸡来宰杀。正在拔毛,看见大哥走了过来,问道:“大哥,昨晚睡得还好吧?”

看得出曾济元精神抖擞,丝毫不显疲惫,仿佛一下年轻了好几岁,他双手蹭了一下脸,道:“嗯!好得不得了。哇!原来这山上也有家的感觉。早上起来,这山里的空气是真新鲜呐!诶!你干嘛大清早的起来杀鸡啊?”

“今天县里要来人检查工作,在这荒山野岭,除了杀只鸡没什么好招待。”曾济荣一边打理着一边回着大哥的话。

“哦!那得好好准备一下,可千万别怠慢了人家。诶!对来,这么早你上哪儿买的鸡啊?”曾济元不解道。

“呵!是老二从家里带上山的,嘿!你别说还真让他养成气(成功)了,越养越多,现在都有三十几只了。”

“啊?真的吗?可是这池子里的水都是剧毒,养的鸡能吃吗?”曾济元很怀疑,要是鸡喝了池子里的谁不变成了毒鸡,人吃了恐怕也会中毒。

“不会,要是鸡喝了强水早就死了,又怎么长得大呢?昨晚上吃的就是,你有没有感觉有事啊?”曾济荣道。

“那倒没有,相反我还感觉特别香。”

曾济荣伸了一下要,笑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二哥在他的小屋后面搭了鸡舍,前面的池子边上又都是围起来的,这些鸡是不会进入的。你还怕中毒,可是这今天要来的寸县长啊!最喜欢我们厂里的鸡了。每次来都要抓两只回去呢!”

“寸县长?我们这边没这个姓啊!他是哪儿的?”曾济元突然一震。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心想:“该不会是他的什么人吧!”

“哦!他呀!是云南人。据说也当过兵,打过援越抗美。”曾济荣道。

“什么?他真打过援越抗美?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曾济元很急切,心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整个人都呆住了。

“寸铁柱。”曾济荣答道。

“啊!果真是柱子!”当曾济元听到村铁柱三个字时,时间一下子就退格到了三十七年前的越南战场上......

“大哥!大哥?”曾济荣看见大哥陷入沉思,连喊了两声,

曾济元才从回忆中醒来,眼里一下全是泪水。

“会是哪个为救自己。俯身在自己身上的村铁柱吗?还是仅仅同名同姓而已?真相很快就能知道。”曾济元的内心可谓五味俱全,激动、高兴?还是歉疚。

“大哥?你怎么了?难道你认识寸县长?”

“呵!不认识,只是想起了一个战友,跟他同名同姓。”

“同名同姓?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呐?”

“不太可能,我的那个战友已经牺牲了。你弄好了没有?我到后山转转去。”曾济元还是魂不守舍的样子。

“呃!就好了,那你自己小心点啊!后面的林子很深的,别迷了路。”

“不会的,放心吧!”

说着,曾济元独自一人向着后山而去。

曾济荣则将在啥好的鸡交给姜妹炖好。自己到采场去了。

中午时分,县里果然来了人。一行有六个,有寸县长亲自带队。对矿上的安全工作进行视察。

曾济荣拿着好烟一排打过去,倒是都接着点了起来。还与寸县长寒暄了几句,同行的还有黄金局的领导,都走在寸铁柱的后面。

曾济元老远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是长相有些显老。在确定无疑后,曾济元上前一把抓住村铁柱的手。道:“老兄弟,真的是你,你真的还......”

寸铁柱错愕了一下,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首长!”村铁柱认出来了,立刻立正向曾济元敬了个军礼。

“好兄弟!”

两个男人抱头痛哭。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与村铁柱同行的人更是大惑不解,一个副县长为什么会对一个白首老者敬礼。当然,包括曾济荣在内,都不知道这两个人的交情,那可是战场上的生死兄弟。

“你怎么在这里?”寸铁柱问道。

“这是我弟弟开的厂子,我在这里出现,应该不稀奇吧!来来来!快进屋说。”曾济元一下子就抢了弟弟的风头,一下就成了这里的主人。

当然,曾济荣不会生气,相反他感觉倍有面子。

好烟点上,好酒好肉端上,这就是这对生死兄弟,三十多年来的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曾济元不解寸铁柱为什么会到他的老家工作,还做了父母官。

寸铁柱变成植物人以后,医生都说好不了了,可谁曾想他在回乡养病时被闪电击中,不但没送命,反而奇迹的活过来了。后来记忆缺失,辗转来到南龙,当地人发现他原来是个军人,就将他送到医院疗养。随着身体的逐渐康复,当地政府还给他安排了工作,还在南龙成家立室,刚被提为副县长县两年,负责全县企业的安全工作。

曾济元曾经托人找过这位救过自己的恩人,但是一直杳无音讯,想不到今日轻而易举的就见面了。多年不见,两人自是有很多话要说,相互之间告知了这么多年以来的人生经历。

由于公务在身,在检查过曾济荣的矿山后,寸铁柱因为要到其他矿点检查,所以短暂相聚后留下了联系方式,就告别了。

这次见面,曾济元的心里又无限的感慨,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位原本以为已经不在人世的生死兄弟。寸铁柱也感慨还能见到自己的首长,真是人生幸事。

在那以后,两人经常来往。曾经的那种生死友谊又得到了延续。他到县里拜访过村铁柱。而也铁柱除了公务一有空也会来山上看他。两人出谈天说地。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在清楚曾济元与曾济荣的关系以后,寸铁柱建议他们将厂子扩建,做大做强。虽然目前也能赚钱。可是才用的都是人力,矿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大型设备。

难得这么好的机会,兄弟两合计后,决定大干一场。

然而,在做大型投入时,厂子免不了的又陷入了困境。这让两兄弟都感到无计可施。在经过慎重考虑后,曾济元让儿子曾世杰放弃柯灵的事业,把资金用来投资矿上。

梁度玲带着两个孩子从柯灵撤了回来。

这时的曾世平在柯灵也有了孤独的感觉,大伯一家都撤回老家发展,跟三叔一起干,自己作为曾家的长孙,没理由不合群,再加之跟龙悦的表兄合伙开公司,他根本就做不了主,这更让他有了放弃柯灵的回家发展的决心。

八十七岁高龄的曾西北终于如愿以偿。看见全家子这么团结,这么和谐。他感到他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爆竹声声,向人们宣告有一个新春佳节的来临。过了这个年,曾氏矿场就进入了第五个春秋。在曾璐瑶的提议下,曾济人又要来一次家族大联欢,只是这次的地点没有在老家,而是在山上的矿厂里。他们谋划着要给厂子搞一个五周年的庆典。到时必定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随着庆典日子的到来,厂房前张灯结彩,曾家上下以及整个厂子的工人,个个喜气洋洋,欢呼雀跃,都为办好这次庆典忙碌并快乐着。

前来恭贺的,有县里的领导,有其他矿点的负责人,也有乡里相邻的亲戚朋友,现场一派欢腾。

庆典设在厂房前,大约四百平方的院子里,露天,不过天空很作美,风和日丽。

庆典的司仪由曾璐瑶跟曾世豪姐弟担任,曾璐瑶在城市长大,向这种场面,她一点也不感到怯场,但曾世豪还是个学生,虽是男子汉,但还是有点害羞。曾璐瑶拍了拍话筒,道:“各位,请大家静一静,我们的庆典宴席马上开始,不过在宴席开始之前,有请我们南龙县的寸铁柱县长给我们讲话,大家欢迎。”

“大家欢迎寸县长”曾世豪也学着姐姐的样子拿起话筒道。

现场一片热烈的掌声.....寸铁柱给大家鞠了一躬,走上台去,从兜里拿着稿子,先是对十分矿的这次庆典表示祝贺,然后就照着稿子念。发言很短,前后不过两三分钟,毕竟这不是做什么报告,只是出息一个企业的庆典而已。在收获一阵掌声以后,寸铁柱将话筒交换给了曾璐瑶。

可这在曾家人眼中,这有着特殊的意义。

“下面有请我们的厂长曾济荣先生致辞!”曾璐瑶老道的把握着现场的气氛。

曾济荣没想到会有这个环节,他一直以为只让领导发言,所以他也没做什么准备,还好慧儿聪明,事先也给父亲准备了一张稿子。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曾济荣没理会女儿的稿子。他站起身,拉着大哥的手跟二哥的手,三兄弟一起走上台子。

“嗯!谢谢!谢谢大家在百忙之中能来参加我们矿的五周年庆典。我没什么要说的,总......之谢谢大家!”曾济荣语气有些激动。说了几句就将话筒交给了旁边的大哥。

还是曾济元镇得气场,这种事情他早就经历过,他不慌不忙,接过话筒,道:“各位,其实我们兄弟能有今日都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父亲。我想啊!今天比我们我们兄弟更有资格站在这里讲话的是我们的父亲,在座各位,我父亲已经八十七岁高龄,我想请他用最简单朴实的语言给我们讲几句话,大家欢迎!”

由于年纪大了,曾西北的耳朵已经不太灵敏,对于大儿子的话他根本就听不清楚,只是看到大家鼓掌,他也跟着鼓掌。知道忠儿贴道他耳边说大伯让他发话。

“这不是瞎搞吗?我哪儿会啊?”曾西北没想到儿子会让自己说话。

见他迟迟不上台,大家有给予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曾世忠搀扶着爷爷走上台去,这是爷爷第一次拿话筒,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像甘蔗棍一样的东西为何物,于是忠儿就帮他拿着。

“咳咳!不好意思啊!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站出来跟大家说话,这都是济元他不好,这好端端的干嘛要我说话呀!我能说什么呀!大家见笑了。”曾西北也是一副错愕的样子。

“爷爷,我爸爸是让您当着大家的面告诉我们几句做人的道理。”曾璐瑶急忙圆场。

“哦!早点说嘛!害我紧张了好半天。既然如此就讲几句。我呀!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沾三个儿子的光。要我说做人的道理啊!我就觉得这做人就是不要放弃,一定要勤快,不管条件好不好,你一定会要相信‘一棵草,永远都会有一颗露水来养,老天爷绝不会把有困难的人赶尽杀绝。’孙女儿,好了吧!我就将这个了。”说完曾西北就要下台,忠儿赶紧扶着他到台下休息。

“下面,宴席开始,请大家慢慢享用。”

随着曾璐瑶宣布宴席开始,现场有恢复了先前的喧闹。

曾济元三兄弟忙着道每桌敬酒,招呼所来的客人。

“精辟!真是精辟!老爷子的话太精辟了。”寸铁柱拿起酒杯跟曾济元干了一杯道。

“何以认为?愿闻其详!”曾济元假装不解。

“看来老爷子膝下能有你们这么多有出息的儿女,是有道理的,你想想,老爷子的话就是告诉我们做任何事都不要自暴自弃,老天爷是不会赶绝我们的!”寸铁柱虽然带着酒意,但对曾西北的话理解的得倒是很透彻。

“你们知道爷爷的意思吗?”曾璐瑶看着周围的兄弟姐妹,大家一脸彷徨,嘴里衔着饭菜,都摇着头。

“世豪,你明白吗?”曾璐瑶点名问弟弟。

曾世豪吐下嘴里的东西,点了点头,道:“知道啊!一草一甘露嘛!”

“哦!原来是这样......”其他十四人应道。

后记:

三年后,曾西北殁,享年九十岁。

曾家在曾济元个弟弟的带动下,迈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兴盛时期......

“诶?世豪,你在干嘛?”

“写小说。”

“你写什么小说啊?都快开学了,你还不去学校报到吗?”

“还早呢!”

“我看看,你写的什么呀?《一草一甘露》?你真的写成小说了?有没有把握写得漂亮一点?”

“自己看吧!”

“好!等你写完了,我一定好好看一下”

曾璐瑶看着弟弟,眼神充满佩服和期待......(未完待续。。)

ps: 多谢各位一直以来对山铭的支持。《一草一甘露》写完了,祝您读书愉快!再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