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尾声-觉醒

小说:迷糊王妃冷王爷作者:某R更新时间:2019-01-18 10:25字数:697961

第84章 尾声-觉醒

那年苜蓿花开的时候,她趴在他胸前,手里执着『毛』笔,用嘴巴『舔』了『舔』,润湿了细细地笔尖,然后,一点一点地描画他胸口的苜蓿,将轮廓加深,又任意地添加了几笔,然后,她得意地往后一退,笑眯眯道,“我发现自己画画越来越厉害了!”

一副洋洋得意的小人样。

南司月微笑,搂着她的腰,翻个身,将她压到苜蓿重中,轻而易举地抢过她的笔,轻声道,“现在轮到我了,你先把眼睛闭上。”

云出眨巴眨巴了一会,但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南司月于是抬腕,在她的眉骨处细细地描花,和刚才云出的粗制滥造、投机取巧比起来,南司月这才叫创作。顺着眉骨的起伏,就着微微飘动的发丝,很快便勾出一朵清丽层叠的小花来,映着她小小的、清秀的脸,美丽绝伦。

待全部完工,南司月将笔往花丛中一掷,倚在她旁边看了很久,看得入神。

云出闭着眼,等啊等,等了好久,也不见南司月叫她睁眼,不免嘟起嘴,自个儿把眼睁开了,却刚好撞见了南司月专注的目光,她脸一红,嗔怪道,“干嘛这样看着人家?”

南司月被她这样直问,竟然有点羞赧的意思,他稍微将目光移开了一些,浅笑道,“因为怎么看都看不够。”

云出大窘,嘟哝了一声‘没正经’,转身不看他,可是小小的身体却如『毛』『毛』虫一样,蠕动蠕动,一直缩到南司月温暖的怀里,才安静下来。

南司月微笑,手搭放在她的腰侧,松松地拥着她。

紫『色』的苜蓿,从他们的衣上发间,漫漫地延伸过去,延伸了整个山谷,而山谷,静谧得好像千年不灭的时光,没有喧哗,没有争『乱』,到了晚间,还有一轮很美很美的月,大而白,水晶盘一样,从地平线缓缓地升起来,悬挂在中天上。

这是他们来到山角村的第五年。

南司月每天起来,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几乎都忍不住想感叹上苍的恩赐。

好像这里的每一天每一时刻,都是他们偷来,也正因为是偷来的,才格外珍惜,极致快乐。

外界关于殉情的传说,其实是真的。

当云出停止呼吸时,南司月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同死。

他确实抱着她从万丈悬崖上跳了下去,无论舞殇和阿堵他们怎么阻止怎么哀求,甚至于,用远方做筹码,求他独自活下来,他却仿佛没听见似的。

一直以来的理智,原来,只是因为她还在。

她如果不在了,他的世界也无足轻重了。

甚至于远方,也没有留住他的力量。

那个月夜,他们落入了最冰冷的水中,水速很急,因为雨季的原因,江水澎湃不息。他们被冲到了岸上,看着也变得湿漉漉的云出,南司月忽而不舍起来,不舍得她在这样冰冷的江水里漂浮游『荡』,可是,同样不舍得她在土里腐朽灰化。

他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大概,只想带着她,到天下最干净的所在,作为她的归宿,再下去陪她,南司月想起许久以前,那个隔绝尘世的村落,在那里,有着世间最美的月亮,最美的山谷。

他还记得回去的路,虽然崎岖,让他不愿回首,可南司月还是带着云出回来了,在经过那条长长的隧道时,依然会产生许多烦『乱』的幻觉,依然看到了那些他不愿看到的尸骸,可是,大概已经生死淡然,他并没有经历第一次几欲轻生的痛楚,而是安然地踏进了山角村。

在他们进来后,南司月毁掉了这唯一的通路,将这条写满罪孽与秘密的地道,封闭在硕大的千斤石后。

从此,这里便是真正的与世隔绝了。

也是属于他与云出的地方。

可是云出并没有死,这么长的时间里,她的身体依旧微热而柔软,没有了心跳,也没有了脉搏,可并没有就此僵硬腐烂。也许是三年冰封的时间,让她所有的身体机能都变得无比缓慢,即便是死亡,也是一个长长的、抽丝剥茧的过程。

然后,他看到了火树。

山角村的火树。

在通往山谷之外的这条通道前,这片原属于山角村禁地的丛林里,不知何时,长满了一丛丛小小的、正在生长的树娅。枝干是漂亮的金『色』,连抽出的嫩芽,也带着一圈阳光的『色』彩。

艾棠说:其实每个时候,都有很多年轻人想离开这里,他们向往外面的世界,向往着另一个未知而精彩的生活,就像,向往希望本身。

这片茂密的丛林,埋骨了太多勇敢的年轻人,即便他们前赴后继、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了隧道前,也过不了那条布满『迷』雾与幻觉的人间炼狱。

包括艾棠。

千年来,出去的人只有他与老师。

可是,太多热烈的鲜血洒在了这里,在这片停滞而充满秘密的土地上,传说中的神树终于悄然出现,从最幽暗的土地里,伸展出它们或许还太过稚嫩的枝芽。

南司月怔怔地望着面前灿如烟霞的美景,他曾经用尽心血去守候那粒种子,终究不可得。

却未想,希望,就在这个转角的地方,在你濒临最彻底的绝望时,踮着脚尖,轻描淡写地降临在你面前。

他将云出放在地上,笔直地跪在这如锦的繁华里,用全部身心去祈愿他今生唯一的愿望。

他要他们在一起。

——这世上最动人的情话,并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

金『色』的枝叶在和风里轻轻地摇动,寂夜里,萤火虫似的光芒,萦绕着南司月雕塑般虔诚的身躯,也萦绕着云出恬静微醺的睡颜。

她并没有醒来,可是身体依旧柔软,本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颊,有一种月辉般的光洁。

南司月没有再往前走,他们留在这片无人的荒地里,他每晚都会祈愿,一晚接着一晚,从未中断。即便她始终没有醒来。

其余的时候,他用交叉的树枝,为她搭建遮风挡雨的木屋,他用盛夏盛开的最热烈的花束,为她装饰她的卧房,他在森林边境找到了一株孤单的苜蓿,南司月依稀记得,云出说,她最喜欢的花便是苜蓿。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带回它,在住处旁边一个更空旷的无人区,将它种植在那里,来年播种,苜蓿于是生生不息。

待她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接天连地的一片紫『色』花海。

只是,云出醒来的时候,晃眼,又已经过了匆匆五年时光。

这五年里,偌大的天地,只有南司月一人,在这片了无人烟的丛林里,守着一个可能永远也不会醒来的人,孤单地生活,可他本来就是一个安于寂寞的人,所以,也并不觉得什么,他会在下雨的时候,躺在云出身边倾听雨声,会在阳光和煦的时候,抱着她出去晒太阳,偶尔也会说话,他说,她听,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月『色』里,始终会有一个笔直的、跪在天地间的绝美身影,虔诚而温柔。

然后,她醒了。

悠然的,像平时的任何一个早晨一样,他睁开眼,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一吻,“早,云出。”他说。

云出于是睁开眼,清透干净的眼眸,定定地望着他,就好像昨晚才刚刚睡去似的。

“早。”她回应了他,“司月”。

彼时,阳光透窗而入,薄薄的晨曦,照在他们的脸上,纯美安静,微笑从唇边绽放,像噙着一缕世上最璀璨的宝石的光芒,华彩流转,一瞬便是永恒。

昨天感冒得一塌糊涂,吃完『药』,早早睡了,先丢一个尾声上来……然后,看情况,陆续再写一些其他人的番外,但不保证更新时间了…… 吉林小说网为您提供迷糊王妃冷王爷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