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三(完结)

小说:缺阙作者:弃子更新时间:2019-01-18 10:27字数:165731

缺阙3_尾声三(完结) (仍是写在前面的废话,今天就完结了~唔,等明天我会把苏朝靖的番外更出來,然后这个就完结了~抱住各位与弃子走过这段路的亲们,弃子的第一本小说,因为有你们,弃子觉得感动。)

苏阙与长云沿着水路将晋国的烟雨江南游了一个遍,改道陆路,沿途游玩,约莫半年的时间,两人才到了戎国都城。都城还是苏阙当初作为质子被送來时的模样,并沒有过多的改变。然,物是人非,心境却全然不一样了。

两人并沒有再都城逗留太久,置办了一些必须用品,牵着一辆马车就往山谷奔去。此时,谷中正直夏末秋初,满山谷的叶子都开始发黄,配上特有的霜雾,异常地美丽。

竹屋前布置下的阵法并沒有被人破坏,长云轻车熟路地走到竹屋前,竹屋因为许久沒有人住过,布满了尘埃,不过里面的摆设因为有阵法的保护,竟是沒有什么破坏。

苏阙在屋子里环顾了一圈,将两手的袖子挽起來,转头对长云说道:“都是灰尘,需要清理才能住人,看來今天我们有的忙了。”

长云同样挽起袖子,笑道:“年还未过,我们就要大修整一番,不过我刚才去酒窖里看了看,里面酿的果酒酒香正浓,等忙完了,就开坛庆祝。”

苏阙听到有果酒喝眼睛一亮,眨巴眨巴地望着长云:“真的?你莫要骗我。”

长云失笑:“你个小酒鬼,说道喝酒眼睛就这般亮了。”

苏阙轻笑:“这还不是你培养出來的,不过这有酒无菜,可是让人不得欢喜啊。”

苏阙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并沒有一丝失落,还有一丝狡黠,长云自然沒有错过他眼中的光芒,摊手道:“真拿你沒办法,刚在街市正好买了一些肉菜,等弄完了,我就去弄水煮,这样你可满意。”

苏阙急急点头,道:“满意满意,本少爷甚是满意,不过,我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地买了一条鱼,你看……”

长云笑道:“就知道你嘴馋,好了,我会顺便煮了。”

“可别忘了多放些辣椒。”

长云用手刮了刮苏阙的鼻子,宠溺道:“知道知道,少爷,一切都听你的吩咐,可满意。现在可以开始动工了沒?不整理等下什么也沒得吃了。”

苏阙闻言急忙用布巾沾了水擦拭起桌子來,忙碌中抬头望着身旁也同样忙碌的人,嘴角不由地弯起來。这样,真好,苏阙如是想到。

竹屋本不是很大,虽然有些灰尘,但是在两人的齐心协力之下,终于是在傍晚的时候将竹屋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扫了个遍。

夕阳西下,柔和地黄光在山谷中拉扯开一幕昏黄温暖的色彩,苏阙四肢无力地仰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边的火烧云,直吞唾沫。

半响朝着厨房的放下吆喝:“做好了沒有?”

说是迟那是快,长云正端着刚起锅的鱼走了出來:“知道你饿,这鱼可以先吃一些,水煮的汤底马上就好了。”

苏阙伸手接过筷子就欢快地吃起來,头也沒有抬地点头,嘴中塞满了鱼肉说着:“还有果酒,快快拿出來温上。”

长云哭笑不得:“少爷,难道这件事不该你去做吗?”

苏阙放下筷子,抬头说:“既然你都叫我少爷了,难道不是应该你做吗?”

长云望着苏阙眼中晶莹的光芒,心一点一点地变得柔和起來,轻笑道:“是是是,小人马上就去做。”

苏阙甚是满意地点点头,复又扎进鱼肉里苦苦奋斗。

两人面对这面坐着,大快朵颐,直到水煮锅中只能见得汤见不得菜时,才放下筷子,苏阙四肢慵懒地仰躺在椅子上。长云给两人各自斟了一杯酒,举杯望着苏阙道:“小阙,欢迎回家。”

苏阙眼底一热,直觉得一股温热地气流差点将自己淹沒,努力的吸了吸气,才将这股悸动按下,同样举起杯子,对长云道:“长云,回家真好。”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一口将果酒饮下。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已然高高地挂起,苏阙批了件厚衣服,坐在庭院中,突然一阵轻响,见得一只白鸽从扑闪着翅膀从远处飞來,堪堪落在苏阙的肩膀上。

苏阙瞪大眼睛望着白鸽,半响,才从白鸽的脚旁取出信來,仔细地看了看,笑了出來。长云正将厨房收拾干净,出來便看到苏阙在傻笑,从背后拥住苏阙,将下巴搁在苏阙的肩膀上,柔声问道:“谁的信?”

苏阙的耳根子极其敏感,正落在长云嘴边,呼出來的气全吹拂在苏阙的耳际,苏阙身子一软,整个人落尽了长云的怀中。

“是小齐的信。”

长云轻吻苏阙耳际的细腻的肌肤喃喃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阙转头想躲开长云的攻势,却将正面暴露在长云眼前,长云也毫不客气,径直撷了苏阙的唇瓣,就是深吻。直到怀中的人脸色潮红,才放开。

苏阙轻喘着气说道:“是说子鱼欺负了他,他要离家出走。”

长云的温细碎地落在苏阙的脸上,轻笑:“怎么?子鱼又欺负他了?是让他几天下不得床吗?”

“唔……不是……是……是……唔……”苏阙仰起头來,话语破碎,只因自己的私处正落在长云的手中。

长云望着苏阙的媚眼,沙哑着声音问道:“到底是是还是不是呢?阙儿?”

“唔……不是,是子鱼被朝中的人威胁着纳妃,所以小齐才闹得要……要……唔……啊……”

长云堵住苏阙的唇瓣,舌尖描绘苏阙完美的唇线:“阙儿,你要什么?嗯?”

“长……长云……我要……你……”

长云满意地一笑,便不再管那小齐为何要闹离家出走,搂着苏阙就忘屋内走去,此后便是一室的春光无限……

而千里之外的楚齐,正趴在窗户上,不理睬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言的子鱼,心想:大哥不知道看到字条沒?哼,我一定要离家出走。却不知,这站在一旁的子鱼早就让人截下信鸽,在字条后加了一句话:主子,小齐我收了,就不麻烦你和将军了。发给苏阙。苏阙才一阵发笑,因为冰冷如斯的子鱼也有腹黑闷骚的一面,不,应该说一直就有这一面,只是现今才发现而已!

缺阙3_尾声三(完结)!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