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哥是传说

小说:锦衣行昼作者:虎山行更新时间:2019-01-18 10:26字数:266350

“沈爷,你的这个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刘瘸子的头,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话语里明显的有着一丝鄙夷。

这位刘瘸子,自从朱元璋起兵以来,便作为一名密探,被派入到了集庆进行谍报工作,到现在为止,已然有了将近三年的时间。

在这三年里,刘瘸子一直都是兢兢业业,为了帮助朱元璋攻破集庆,他做过各式各样的工作,从屠户,军兵,军营里的厨师,乃至于是码头的苦力。

为了取得到关于集庆有用的情报,刘瘸子和他一起的同袍们,经历的无数的腥风血雨,无数的人,都在集庆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而他刘瘸子,也付出了一条右腿作为代价。

想道同袍们洒尽了鲜血,却只换回如此的结果,刘瘸子忍不住悲从心起,喟然的长叹一声,伸手从桌上搓起一颗油炸的罗汉豆,将罗汉豆扔进自己的嘴里,将那罗汉豆咬的吱呀作响。

“沈爷,您知不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很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将我们所有人都交代在这里!”

刘瘸子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悲愤和严肃。

“我当然知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希望你么能参与进来的原因!”

刘子峰叹了口气,眼睛里的神情,显得无比的严肃与无奈。

“此时的危险程度,几乎已经到了九死一生的地步,所以,我必须要保护重八哥多年来费尽苦心才建立的情报体系!你们的人,没有我的命令,就永远的在这里潜伏下去,不要和我发生任何的联系!”

“好啊!”

刘子峰的话音一落,铁嘴齐立刻附和着他的话音嚷了起来。

“小齐,你给我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刘瘸子恶狠狠地瞪了铁嘴齐一眼,眼神里的凌厉,直接让他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沈老板,我刘忠,自从做探子以来,就没想过要苟且偷生,虽然我现在不同意你的行动计划,但是,这却并不代表,我和我的兄弟会做缩头乌龟!”

“刘大哥!”

张屠户和沈小三一脸不满地看了刘瘸子一眼,但是,看到他那一双充满了锋寒的眼睛,还是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压了回去。

“此事,我已经做了决定,你们不必再说!”

刘瘸子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这才一脸正色的看向了刘子峰。

“沈老板,既然主公让你作为我们的头,大主意,自然由你来拿,我只想提醒您一句,弟兄们都是爹生父母养的,希望你不要那我们的命开玩笑,如果你真的那么做,我刘瘸子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刘瘸子说完,双眼无比凌厉的看着刘子峰。

但是,刘子峰并没有和他的意料中那样,对于他那明显顶撞的言语暴跳如雷,反而毕恭毕敬的对着他抱了抱拳,语气里充满了敬佩和尊重。

“在下受教!刘大哥,既然你决定和我一起赴汤蹈火,等到我们攻克集庆的那一天,在下要是还能侥幸不死的话,一定会将您的功劳,一五一十的报告给重八哥,重八哥要是行赏不公,我第一个不会同意!”

“沈老板豪气,刘瘸子在这里,代兄弟们谢过了!”

刘瘸子必恭必敬的对着刘子峰抱了抱拳,语气里同样的充满了尊重。

“好了,刘大哥,我们的时间不多,我现在,需要知道所有关于马哈木的事情,特别是马哈木的兴趣嗜好!“

刘子峰笑了笑,颇有些郑重的说道。

“好兄弟,我这就和你说,你可要记住了!”

听着刘子峰的话,刘瘸子索性也就顺杆爬,叫了他一声好兄弟。

然后,几人凑在一起,七嘴八舌的将他们得到的关于马哈木的一些情况,仔仔细细,原原本本的和刘子峰说了一遍。

刘子峰手里拿着一根毛笔和几张纸,众人一边说,他就在一旁笔舞银蛇的记载,间或的问一些问题。

刘子峰的问题很细致,却也刁钻到了极致。

他会问马哈木喝什么酒,这种酒平日里谁负责供应,马哈木吃的烤羊腿,又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甚至于马哈木睡了什么女人,什么时间上厕所,是便秘还是拉稀,这些关系到细节的问题,一点都没有逃脱他刘子峰的法眼。

但是,这些问题,无疑却是这些密探回答不了的。

他们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都盯在了军队的调度,以及那些高层官员到底有什么新的施政举措之类的问题上,对于刘子峰的问题,几乎完全都答不上来。

听着下面这些人乱七八糟的回答,刘子峰的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沈老板,咱又不是他马哈木的家奴,马哈木也不是我的儿子,你问的这些事,我们怎么会知道,再说,我们还要查正经事,哪有空去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张屠户的性子最为直率火爆,听着刘子峰的问题,他最先的忍耐不住,用力的拍着桌子嚷了起来。

“哼!”

听着张屠户的话,刘子峰冷笑一声,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哦,这位大哥,你既然觉得这些事不重要,那我倒想问你一下,什么才是重要的事情!”

“那还用说,我们是军队的探子,我们要探明的,自然是军队的调配和调动,粮草的储备和营运之类的重要问题了。”

张屠户抱着一双大手,理所当然的说道。

“哦,那我倒想问一下,鞑子最近有什么军事行动?他们的粮草,储存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看管,我们要如何,才能够将这些粮草一网打尽,敌军的军营在什么地方,我们要袭击敌营的话,都需要做什么准备!”

刘子峰好像连珠炮一样,一股脑的提出了无数的问题。

“沈老板,我们是探子!”

面对着刘子峰的问题,张屠户就好像是面对着一个白痴一样,语气听起来相当的不屑。

“我们要做的,只是去盗取敌人的情报,至于偷营,烧粮草之类的事情,管我们什么事!”

“错!”

刘子峰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义正词严的说道。

“简直是大错特错,我们作为一名探子,如果只是和你那样无所事事的话,我们的军队,要何时才能够光复旧国,将鞑子赶回草原去!”

“那你倒是给我去偷一个营试试啊,别的不说,就算你能将张东发的汉营给端了,我张老五,以后对你的话,说一不二!”

张屠户本身就是一头犟牛,听到刘子峰的话,立刻不屑的回击道。

“呸,我们弟兄去偷营的时候,你这个王八蛋,还不知道在那个娘们的裤裆里躲着呢!”

听张屠户的话说的如此难听,一直站在刘子峰身后沉默不语的焦雷,气势汹汹的冲到张屠户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张屠户的衣领,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你干嘛骂人,有本事你去和鞑子使啊,和我们使,你算什么本事!”

眼看着焦雷想要打人,齐铁嘴和沈小三立刻从桌上站起来,大声的朝着焦雷喝道。

“哼,老焦说的对,我们几个杀鞑子的时候,你们几个,都躲在女人的裤裆里!”

刘子峰怒喝一声,身上陡然间闪现了无比强大的杀气,只有在身经百战的战士身上,才会出现的强大杀气。

“你给老子看清楚,我的这一只眼,老子告诉你,在千佛山下的那一战,老子的这只眼,就是被鞑子给弄瞎的,但是,咱不是孬种,老子活活的劈了十二个鞑子,其中,有两个是百夫长!”

焦雷摘下自己的眼罩,将自己那恐怖的右眼呈现在众人的面前,一字一顿的说道。

“老焦,脱衣服!”

刘子峰说完,冷笑着将自己的外袍闪到了一旁,直接将自己的上身露了出来。

看着刘子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场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眼神里俨然的露出了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

“偷营,老子真的就偷过营,不仅偷过营,而且,在那一场战斗里,老子和老子手里的弟兄,愣是杀掉了五千最精锐的鞑子骑兵!”

刘子峰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

“沈老板,你真的以为咱兄弟什么都不知道吗,你说的,应该是亳州的刘老虎刘子峰吧!”

齐铁嘴斜睨了刘子峰一眼,颇有些嘲讽般的说道。

“对,刘爷的威名,现在绿林上谁人不知,沈老板,那位刘爷,和他的手下,可是全部都阵亡了!”

沈小三附和着嚷了起来。

“呸呸呸,不许咒我们的刘大哥,谁说刘子峰死了!”

听到沈小三如此说,性格暴躁的焦雷,再次的举起了自己醋钵大小的拳头。

“哼,想不到,你们还多少有些见识啊,更想不到,我刘子峰,居然会如此的出名!”

刘子峰笑了笑,语气里明显的充满了戏谑。

“你说你是刘子峰,有什么依据?”

“对啊,我听人说,刘子峰的手上,使用的是一柄形状奇怪的长刀,你要是刘子峰,就把那柄刀给我们拿出来看看!”

听着刘子峰的话,张屠户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叫骂了起来。

听着众人的话,刘子峰冷笑了一声,对着站在其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白文虎挥了挥手。

“小虎子,我的绣春刀,拿来给弟兄们几个见识见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