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成长

小说:火影之木叶百科全书作者:心影龙马更新时间:2019-01-18 10:24字数:581219

  静谧的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息。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高木澈的话还是让其野夏顺等一众雾忍吃了一惊。眼前的这两个小鬼竟然是木叶的暗部。要知道,暗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当的,最少也得是特别上忍的级别。

  虽然近些年雾忍没有和木叶起大规模的冲突,但也时刻关注着这第一大忍村的发展。而这两个小鬼的出现,真是打破了他们的惯性思维:木叶,果然强到如此地步了么?

  “木叶双鬼?什么意思!”其野夏顺一边戒备,一边向高木澈问道。

  但高木澈却没有直接回答其野夏顺的问题,而是充满愤恨地盯着不远处的两个木叶暗部,“没想到,竟然派出了你们来追击我,看来木叶还是挺重视我的嘛!是不是?仇龙马,旗木卡卡西!”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从村子带走了什么,我们根本不关心。只不过我们是来清扫垃圾的罢了!我劝你还是乖乖受缚!”白色夜叉面具的卡卡西冷声说道。

  “哼,木叶这种地方,我早就受够了。今天,我就要离开木叶!你们谁也拦不住我!”高木澈眼睛中迸发出仇恨的光芒。

  “那你今天就必须死在这里!木叶法则:任何叛逃者都将被斩杀!而且,从你叫破我们身份时,就已经断了自己的活路!”黑色恶鬼面具的龙马淡然说道。

  “说到这里,仇龙马,我今天能站在这里,也可以说拜你所赐,真是让我好好感受了一下你们暗部的手段。而且,我们之间似乎还有笔陈年老账没有算清!”高木澈白皙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呵,我也没有想到,时隔两年,竟然在这里再碰见你,看来你是没什么记性啊,手下败将!”龙马说道。

  两年前,正是由于身为中忍班长的高木澈向刚刚晋级为中忍的龙马寻衅,被龙马打晕了过去,事后还因为在村子袭击自己的同伴,而被暗部进行纪律聆讯,之后更是被挖出了其一系列违纪事件,最终被解除了中忍班长的职务。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此终结,没想到阴差阳错两人又碰在了一起,这对本身就心理不健全的高木澈来说,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哼,那你今天可以试试,看看谁会死在这里!”被龙马揭了疮疤,高木澈的脸色更加阴暗,身上的气势也迅速增大,“你可知道,这两年我是在怎样的屈辱之下卑微地活着,我对自己施加了多么残酷的训练。我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人了!”

  “嚯~那真是要见识一下了,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过我这一关!”龙马调侃道。

  “哼!谁阻挡我离开,谁就要死!”高木澈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越来越凝重。

  “高木君,别忘了你的职责,不要和他们硬拼!完成大人的嘱托更重要!”其野夏顺看到高木澈的战斗状态,不禁微皱了一下眉头,小声说道。

  “其野大人,我知道你的想法,但遗憾地告诉你,这两个家伙可不是一般角色,你的战术未必能行得通。现在我们战力占优,还是集合你我之力,将他们彻底打败才是正理”,高木澈虽然愤怒,但并没有丧失理智,他小声对其野夏顺说道。   “切!胡吹大气!”侧后的万濑水川小声嘟囔了一句。

  “闭嘴!”其野夏顺喝止了弟弟的牢骚,“什么时候了,还不知道情况?!”她可以看出来,刚才要不是高木澈帮着弟弟挡了那一下,此刻万濑水川也别想站着说话了。这两个小鬼和高木澈说得一样,很不简单!   “高木君,你们认识?什么来头?”池田仲司问道。

  “刚才说了,木叶双鬼,最近一年木叶开始崛起的暗部,据说任务失败率是零!白色那个叫旗木卡卡西,绰号木叶幻鬼,是木叶白牙的儿子,木叶黑色舞者的首徒;黑色那个叫仇龙马,绰号木叶邪鬼,是木叶金色闪光的养子,木叶绿苗的首徒!”

  “嚯!来头都不小!”河野英啐了一口,“但是,那有怎样,小鬼而已!”

  “白色那个的刀术非常,雷遁很厉害;黑色那个忍术厉害,我和他交过手,土遁忍术的强手。”高木澈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千万别小看他们,要死人的!”

  一旁的三浦雨露出一嘴森寒而且锋利的牙齿,呵呵地笑了,“那敢情好,我最喜欢这样,这样杀死他们才觉得过瘾啊!”

  “嗯,我也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斤两!”皮肤黝黑的河上增广嗜血地舔了舔自己苦无闪着寒光的锋刃,阴恻恻地说道,“木叶双鬼?白鬼和黑鬼么,少笑死人了!”

  树上的龙马听到这样的称呼,顿时一头黑气,“喂,你个死黑鬼,长得和墨鱼一个样子,你全家都是黑鬼!”而卡卡西在不远处无节操地抖肩,分明就是在笑。   …………   就在这个时候,河上增广目光一寒,“池田,机会!”

  “早就看到了!水遁·水刃乱流!”在河上增广说话的同时,池田仲司已经完成了结印,双手成爪状,不断地挥舞,一道道锋利的水刃随着池田仲司的动作,瞬间倾泻向龙马和卡卡西,水刃在上空编制成一张死亡的大网,密密匝匝。

  面对雾忍上忍的攻击,卡卡西身上的电光一闪,一个瞬身已经退到了龙马的后方,手中开始结印。而龙马冷哼一声,双手一合:“土遁·岩墙!”一道褐色的岩石被瞬间拉出地面,挡在了面前。随即,水刃纷纷轰向岩墙,把岩石炸开了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裂口,但却丝毫没有真正穿透岩石!

  其野夏顺目光一寒,终于证实了自己刚才的判断:“小心,他结印有古怪!”

  “哼,那又怎样,他必死无疑!”虽然池田仲司的攻击没有奏效,但他本来也没有报着这样的心思,这个忍术更多的作用在于扰敌,打乱对方的攻击节奏,更大的杀招还在后面。

  果然,在池田仲司发动忍术的同时,河上增广开始了结印。而且,一看这印的顺序,就知道是44个印的“水遁·水龙弹!”

  龙马用岩墙刚刚挡下了池田仲司的“水刃乱流”,后面的水龙弹已经化成一条巨大的恶龙呼啸而至,伴随着巨大的轰鸣,狠狠地砸在龙马的岩墙之上。岩墙抵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被撞得四分五裂。水龙去势不改,迅速卷向岩墙后面的龙马和卡卡西。

  卡卡西没有施放忍术,还有缓冲的时间,立即腾挪开来,跳上了大树的顶端。而龙马在维持忍术的同时,一下子被水龙弹结结实实地击中,龙嘴撕咬龙马身体的同时,更是将龙马卷进了滚滚浊流形成的漩涡。   “哼!干掉一个!”河上增广狞笑道。

  卡卡西看到这一幕的同时,动作不减,立刻结印,一个巨大的闪着电弧的球体劈啪作响,狠狠地推向一众雾忍所在的地方,“雷遁·闪玉!”

  “危险!闪开!”其野夏顺看出了这个忍术的威力,立即提醒同伴,雾忍顿时四散开来。紧接着其野夏顺吼了一句,“河野!”

  “风遁·大突破!”河野英会意,奋力上前,胸腔鼓出一大块,一道猛烈的气流从口中喷射而出,暴风中无数风刃将空气绞成粉碎。

  卡卡西的闪玉和河野英的大突破霎时间就撞在了一起,但令河野英失色的是,原本克制雷遁的风遁忍术,竟然刚一接触就有摇摇欲坠的趋势。

  “这个混蛋!”河野英暗骂一句,拔出苦无准备欺身而上,后面传来了其野夏顺的声音,“退后,河野!”

  通过之前的对战,其野夏顺已经开始高度重视眼前的这个小鬼。她从侧后方猛然窜出,在地面上侧滑出了几米开外,一股浓烈的灼热从她口中喷涌而出,“火遁·龙火之术!”

  到底是带队上忍,实力也明显超过其他人,一个C级的忍术效果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个忍术的级别。而且借着之前河野英的风遁忍术,形成了一片漫布的火海,倒卷向卡卡西。

  卡卡西眼神一冷,冷哼一声“白牙·鹊舞!”一把短刀上下飞舞,在身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流团,将对方灼热的火焰卷成了一个火焰龙卷风暴,围绕着自己不断旋转,直冲天空。

  “嘭!”的一声,火星四溅。逐渐消散的火焰龙卷中猛然窜出了白色的身影,卡卡西不但毫发无伤,此刻的他右手中攥着一道明亮的电弧,在手中不断炸裂跳跃,发出了雷鸣般的刺耳叫声,将卡卡西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了一团耀眼的白光当中。他整个身体几乎是贴着地面,用难以捕捉的速度冲向雾忍的方向。手中的电弧,随着卡卡西的突进,将地面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其野夏顺等人见状大惊,这种忍术仅从已经实质化的查克拉上就可以看出,极其危险!“快!阻止他,攻击他的进攻路线!”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其野夏顺做出了极其准确的判断!

  “水遁·水乱弹!”两侧的河上增广和万濑水川同时发动了忍术,顷刻间水弹布满了卡卡西前进的路线上,炸得四处水花乱溅,卡卡西瞬间被淹没在这一大片水花之中。

  如果在两年前,这一招对卡卡西绝对会产生极大的威慑力。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刻卡卡西竟然保持着高速的状态,在一片水弹的幕网里左突右闪,片刻间就重新出现在了雾忍的面前,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河上增广冲去!

  “火遁·火鬼三袭!”其野夏顺忍术发动,三个巨大的火球向卡卡西袭去,灼热的温度将周围的树木全部点着。但即便这样,卡卡西面对巨大的火球,突然扭动身形,从火球的中间穿了过去,霎时间就杀到了河上增广的面前。

  闪亮的电弧将河上增广的眼前耀成一片白色,包括河上增广在内的所有人都几乎看不到那片雪亮下卡卡西的动作和身影。河上增广已经陷入了卡卡西的攻击范围,再加上那耀眼的光芒,让河上增广根本无法防御。

  “滋啦”一只手臂轻易破开了河上增广挡在前面的手臂,瞬间没入了河上增广的胸口,伴随着他凄厉的惨叫声,电弧迅速缠绕住了河上增广的身体,他不断地抽搐着,喉咙里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卡卡西将手用力一握,一道青色的电流瞬间爆发出来,河上增广的身体迅速变黑,犹如焦炭,一道黑烟从他的嘴中冒了出来,眼睛里迅速失去了光泽,变得灰暗异常——“千鸟流·焚!”

  一把甩开了河上增广的尸体,卡卡西冷哼一声,“你们进攻的意图,早已被我‘看’清楚了!”   …………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卡卡西突刺的身影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出现在雾忍当中实力最次的万濑水川的身后:“潜影多蛇手!”,霎时间气温仿佛都降了几度。从树林深处猛然弹射出几十条粗壮的蟒蛇,张开血盆大口,直冲万濑水川的后背!

  “当心!”“快躲开!”距离万濑水川最近的池田仲司和三浦雨立即驰援。池田仲司跳到万濑水川的身边,用忍刀奋力劈砍涌过来的蛇头。而万濑水川尽管得到提醒躲过了蟒蛇的致命攻击,没有伤及到要害,但仅这一下,身上多处已经被蟒蛇咬伤,浑身鲜血淋漓。

  驰援的池田仲司显然也没讨得好处。仓促下池田仲司挥刀不及,短短几秒钟,肩头和左肋已经被蟒蛇咬伤。他一边劈砍蟒蛇,一边对结印不断的三浦雨喊道,“三浦,快!”

  “撑住!”之前雾忍的忍术造成的水还没有退却,三浦雨跳到水面上,手上结印不断,刚刚完成了这个复杂的忍术,双手交叉然后拉开,一道雷电编织的网出现在三浦雨面前,然后向不断攻击的蟒蛇一推,“雷遁·雷网!”

  属性克制,加上水对电的传导作用下,雷网的攻击见效了,蛇头触及到电弧上,不断坍塌,并且和着周围的水汽,重新变成了褐色的泥土,不断掉落在水面上,如同天上在下泥巴一般。而此时万濑水川和池田仲司已经浑然成为两个血人,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还没等两人缓过来,水面上杀出一人,赫然是刚刚被河上增广的水龙弹卷走的龙马。此刻龙马在水面上竟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杀向刚刚救人的三浦雨。三浦雨大惊,立刻结印,发动了密集的强力忍术:“雷遁·雷暴喷射!”

  大股的电流向着龙马喷射出去,不断跳跃追逐。但是,龙马竟然在水面上来回滑行,如同没有阻力一般,将冲向自己的电流一一躲了过去。

  只是短短几秒,三浦雨没能用忍术阻止龙马的突袭,更没来得及做好防御,龙马已经杀到了面前,一个脸盆大小的淡绿色闪光球体,在龙马的手中飞速地旋转着,发出了刺耳的轰鸣。

  “你休想!”就在龙马的攻击快要撞在三浦雨身体上的时候,之前在混战中潜行到一旁的高木澈猛然向龙马突袭过来,闪亮的忍刀朝着龙马的面门突刺过来,高木澈紧咬的牙齿中间挤出了几个冰冷的字——“军刀·舍身斩!”

  龙马稍稍偏了一下头,高木澈的忍刀擦着龙马的脸颊劈了过去,将龙马的特质面具都砍出了一个缺口,威力十分强劲。但令高木澈大惊失色的是,忍刀砍中了龙马后,没有听到刀锋切开皮肉的声音,反而发出了金属一般的摩擦声。

  高木澈立即变招,再一次重重砍在了龙马的肩膀上面,想要把龙马斩为两段。然而,令他感到万分惊诧的是,刀锋竟然再次被挡住了,龙马的脖根上面连一个小伤痕都没有留下。

  而龙马却不管高木澈的攻击,直接将光球按在了三浦雨的身上,一阵牙酸的绞杀之后,三浦雨嚎叫着倒飞出去,在空中不断地旋转,撞断了两棵大树后,才跌落到水面上——“大玉螺旋丸!”

  此时的三浦雨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再也提炼不出一丝一毫的查克拉,从水面缓缓沉到了水下,一团团血液伴随着些许内脏的残渣,从水底漂浮上来,形成了一朵朵的水花。

  解决完三浦雨,龙马转身一拳砸向刚刚偷袭而来的高木澈。等到拳头带着拳风出现在高木澈眼前的时候,他才发现,包括拳头在内的龙马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漆黑色,如同坚硬的花岗岩的颜色。

  要不是高木澈拼命提了一口气,龙马这一拳能砸得他胸口凹陷。但即便如此,高木澈还是撞出了很远,翻滚到一棵大树下,才被挡了下来。他挣扎着爬起来时,一道血涎从嘴中涌了出来。

  龙马在不远处戏谑地看着高木澈,“喂,高木澈,你的忍刀,对我根本没用!你不是要让我见识一下么?看,又死了一个!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